白娘子的傳說




0

  這一天,正是陽春三月三,西湖邊柳枝兒嫩綠嫩綠,桃花兒艷紅,四處來耍子的人很多。上八洞神仙呂洞賓,也變成個白頭髮白鬍鬚的老頭兒,挑副擔子,到西湖邊來賣湯糰湊熱鬧。

  呂洞賓把擔子歇在斷橋旁邊的一株大柳樹底下。他看看鑊裏的湯糰浮起來了,便拉開嗓門叫起來:

  “吃湯糰羅,吃湯糰羅!大湯糰一銅鈿買三隻;小湯糰三個銅鈿買一隻!”

  人們聽一呂洞賓的叫賣聲都笑了。有的人說:

  “老頭兒呀,你喊錯啦!快把大湯糰和小湯糰的價格換一換吧!”

  呂洞賓聽也不聽,照樣叫:

  “大湯糰一個銅鈿買三隻;小湯糰三個銅鈿買一隻!”

  人們朝他的湯糰擔子圍攏過來,你掏一個錢,我掏一個錢,都買他大湯糰吃。一歇歇辰光,鑊裏的大湯糰就撈光了。

  這時,有個五十來歲的老人,懷裏抱個小伢兒,也擠進堆裏來。小伢兒看見別人吃湯糰,就吵著也要吃。但是大湯糰賣光了,那人只好摸出三個銅鈿,向呂洞賓買只小湯糰。呂洞賓接過錢,先舀了一碗滾水,再舀一隻小湯糰在碗裏,端著碗蹲下身來,用嘴唇朝碗裏吹口氣,那小湯糰就繞著碗沿,“咕碌碌”滾轉起來了。

  小伢兒高興死啦,舀起湯糰正想吃,那湯糰就象活了似的,一下鑽進他的小嘴巴,滑到肚皮裏去了。

  小伢兒吃了湯糰以後,三日三夜不吃東西。阿爸著急得要命,就抱他到斷橋旁邊大柳樹下來尋那賣湯糰的人。

  呂洞賓風了哈哈一笑,就把小伢兒抱上斷橋,猛不防抓住他的雙腳倒拎起來,喝起:“出來!”那三天前吞進去的小湯糰,竟原個兒從他小嘴巴裏吐出來。小湯糰落在斷橋上,“咕碌碌”滾下西湖去了。

  在斷橋的下邊,有一條白蛇在修煉。白蛇修煉了五百年,有了靈性,她常常伸出頭來,望著人間,見西湖上風和日麗,遊人很多;男也有,女也有,老也有,少也有,三個一堆,五個一群,有的看景致,有的蕩湖船,有的植樹,有的栽花,有的談笑取樂,也有的忙著做營生…白蛇眼看這人間的繁華景象,心中十分羨慕。這天,她從湖底鑽出水面,正巧那個小湯糰從斷橋滾下來,便接在嘴裏,“咕嘟”吞進肚皮去了。

  蟠桃會

  一天大清早,斷橋邊冒起一股白煙,湖底鑽出一個穿著白閃閃輕紗衫的姑娘兒,那個好看呀,就象一朵剛出小的蓮花!原來呂洞賓的那只小湯糰是顆仙丸,白蛇吞了它,就添了五百年修功。白蛇有了千年修功,現化成人啦。她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白娘子。

  天上王母娘娘生日那一天,眾神仙都去赴蟠桃會。赴會的神仙真多呀,把那很大很大的一座淩霄殿坐得滿滿的。這天,白娘子也上天去祝壽。她是頭一回來到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便自個兒悄悄地坐在最後邊的一個位子上。

  過了一會兒,仙女捧上紅艷艷的蟠桃,大家開始吃壽灑,王母娘娘也出來招呼客人。她望望白娘子,左看看不認識,左看看不認識,就問老神仙南極仙翁:

  “那個漂亮的姑娘兒是誰呀?”

  南極仙翁捋捋白花花的鬍鬚,笑呵呵地對呂洞賓說:

  “這事情還該你來講講啦!”

  呂洞賓弄得好糊塗,他想來想去,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南極仙翁見呂洞賓愣在旁邊,大笑一陣,便把他在西湖邊賣湯糰的經過講了出來。說得呂洞賓和眾神仙都笑了。

  南極仙翁這番說,勾起了白娘子多年來的心事。她想,我在湖底修煉了五百年,從來都是冷清清的!眼看著湖上面這樣美好的人間世界,卻因自己是一條蛇,沒法兒和人們一道過生活;如今我吞了仙丸,能現化成人啦,就該到人間去走一遭呀!她還想起了那個吐湯糰的小伢兒,也順便去見見他。

  等到蟠桃會散了,白娘子走到南天門,看見前面的南極仙翁,便追上去拉住他的大袖子問:

  “老仙翁,老仙翁,告訴我那個吐湯糰的小伢兒好嗎?我想去見見他。”

  南極仙翁見問,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說:

  “你當他還是個伢兒呀!你到天上走一趟,凡間已經過去十八年啦,那小伢兒如今早長成一年輕的小後生了呢!”

  白娘子聽了,不覺心裏一動,又問:

  “那我怎樣才能找著他呢?”

  “你現在下去,到西湖邊去找,那個最高又最矮的人就是他。”

  南極仙翁講完話,便笑呵呵地踏著雲朵走了。

   最高又最矮的人

  白娘子離開南天門,降落到西湖蘇堤。她順著蘇堤走去。走到映波橋邊,看見有個老叫化子,手裏拎著一條小青蛇。那小青蛇見了白娘子,擺頭甩尾的,眼睛裏還滾下淚珠來。白娘子覺得它怪可憐的,就問老叫化子:

  “老爺爺,老爺爺,你抓這蛇做啥用的呀!”

  老叫化子說:

  “挖蛇膽賣錢哩!”

  白娘子聽了,又看看小青蛇,心裏很難過,就說:

  “老爺爺,我給你點銀子,把它賣給我吧!”

  老叫化子點頭答應了。

  白娘子買下了青蛇,把它捧到湖邊,放進水裏,湖上忽然冒起一陣青煙,青煙裏走出一個青衣青裙的小姑娘。白娘子高興得一把拉住她的手說:

  “小姑娘,小姑娘,你叫啥名字呀?”

  “我叫小青”

  “小青,小青,你給我做個伴吧。”

  於是小青認白娘子做了姐姐,跟她一塊兒走。

  走呀,走呀,兩個人從裏湖走到外湖,又從外湖繞到裏湖。白娘子走幾步,停一停,東張張,西望望。小青不知道她為啥,就問:

  “姐姐,姐姐,你東張西望尋什麼呢?”

  白娘子笑笑,把南極仙翁出的謎說給小青聽,要小青幫她猜猜。

  這天,正逢清明節,天氣很好。上山祭墳的,湖邊踏青的,東一群,西一群,都是。靠近斷橋這一帶地方,遊人更多。白娘子和小青在人群中穿來穿去,尋找那最高又是最矮的人。但是,高個兒都不矮,矮個兒都不高。咳,這個人真難找呢!

  晌午,白娘子和小青又尋到斷橋邊來。

  這辰光,斷橋邊的大柳樹底下,有個馬戲班子正在做把戲,一大群人圍著看。小青這邊張張,那邊望望,猛地叫起來:

  “姐姐,姐姐,我尋著那個最高又最矮的人啦!”

  “在哪呀?在哪呀?”

  “喏,你看!”小青朝那大柳樹上一指。原來樹丫子上坐著個年紀輕輕的小後生。

  白娘子朝那小後生看看,說:

  “他個兒不高呀!”

  “他高高地蹲在樹上,人家來來往往都從他胯下走過,這不是最高的人嗎!”

  “他個兒不矮呀!”

  “他人影落在地下,人家來來往往都從他頭頂踏過,這不是最矮的人嗎!”

  “對呀,對呀,一定是他!”白娘子心裏暗暗地說:“老仙翁呀老仙翁,你出的謎真不好猜!這最高又最矮的人,原來是個不高不矮的小後生啊!”

  白娘子仔細看看那小後生,生得眉目清秀,相貌厚道,不覺又驚又喜。只是小後生蹲在大柳樹上,不知名,不知姓,怎樣教下來呢?小青想個巧法子,叫白娘子暗地作起法來。一會兒,天上烏雲,雷聲隆隆,落大雨啦。

  馬戲班子收場了,圍著看把戲的人都散了。小後生從大柳樹上爬下來,跑到西湖邊,喊了一隻小船,叫船老大劃到清波門去。

  小船剛剛蕩開,船老大還沒架上槳,白娘子便在岸上喊起來:

  “划船的公公呀,給我們搭個便船吧!”

  小後生從船艙裏探出頭來望望,見兩個姑娘兒站在岸邊,被雨淋得象落湯雞似的,就叫船老大靠岸,讓她們上船。

  她倆一落船,就向小後生道謝。小青問小後生叫什麼名字。小後生說:

  “我姓許,小時候在斷橋旁邊遇見過神仙,所以阿爸就給我取名叫許仙。”

  白娘子和小青看一眼,兩人點點頭笑了。

  白娘子又問許仙住在哪。許仙說:

  “自從阿爸亡故之後,我單身一人,寄住在清波門姐姐家裏。”

  小青聽了,拍著巴掌笑道:

  “這可巧了!我姐姐和你一樣,也是個無依無靠,到處飄零的人哩!這樣說來,你們兩人倒是天生一對啊!”

  說得許仙紅了臉,白娘子低下了頭。他們兩人正談在興頭上,忽聽船老大在船艄唱起山歌來:

  “月老祠堂在眼前,
  千里姻緣一線牽。
  風雨湖上同舟渡過,
  天涯尋來共枕眠!”

  過端午

  白娘子和許仙在西湖小船上認識以後,你喜歡我,我喜歡你,過不幾天,兩個人便結了親。

  許仙討了老婆,就不便再在姐姐家裏耽擱,該自己立個門戶過日子了。小夫妻商量商量,就帶著小青搬到鎮江去,開一家“保和堂”藥店。

  藥店開起來,白娘子處方,許仙撮藥,他們配了許多丸、散、膏、丹;店門口挂起牌子:“貧病施藥,不取分文”。消息你傳我傳,“保和堂”很快就出了名。每天生病來討藥的,病好來道謝的,從早到晚,人來人往,差點把門檻都踏平了。

  端午節那一天,家家戶戶門前挂起菖蒲艾葉,地上灑遍雄黃藥酒;金山下邊的長江上,還要賽龍船,路上人山人海,熱鬧非常。


  清早,白娘子就把小青叫到面前,對她說:

  “小青,小清,今朝是五月端午呀,你記得嗎?”

  “姐姐,我記得。”

  “這午時三刻最難挨,你快到山裏去避避吧!”

  “你呢?”

  “我有千年修功,不比你!”

  “我看還是一道去穩當些。”

  “我們兩個都走了,官人要著急的呀!”

  小青想想也對,說了聲:“姐姐小心在意。”就往窗外一跳,化陣青煙遁到深山中去了。

  小青剛剛走,許仙就上樓來了。他一面走,一面叫:

  “小青呀,快收拾收拾,我們都到江邊看賽龍船去。”

  白娘子聽到許仙喚小青,轉過臉向樓梯頭,說:“我叫小青買花線呢!你自己去看吧,不要忘記帶幾隻粽子當點心。”

  許仙上了樓,挨近白娘子說:

  “我們搬到鎮江來,今天是頭一回看賽龍船,你就和我一道去吧!”

  “我身上勿適意,還是你自己去吧,看過了早點回來。”

  許仙聽白娘子說身上勿適意,連忙來一隻小方枕,擱上桌上,挪過白娘子的手來搭脈。搭了右手,又搭了左手,許仙叫起來:

  “沒有病!你哄我。”

  “我也沒說生病呀,我是懷了身孕呢!”

  許仙一聽自己要做阿爸了,高興得一蹦三尺高。連賽龍船也不去看了,要在家陪著白娘子過端午節。

  吃午飯時候,許仙叫叫小青還沒有回來,就自己到廚房裏去,熱了粽子,燙了一壺老灑酒,酒裏和了雄黃,端到樓上來。他篩下兩盞黃酒,遞一盞給白娘子。白娘子接過酒盞,聞著雄黃氣味,直衝腦門,感到有說不出的難受。便說:

  “我不喝酒,吃兩隻粽子陪陪你好啦。”

  許仙纏著說:

  “今天是端午節呀,不論會喝不會喝,都應該喝上一口。”

  “酒裏有雄黃,我懷著身孕的人怕吃不得呢!”

  許仙聽了,便哈哈大笑起來:

  “我祖宗三代做藥店倌,你當我外行了!這雄黃酒能驅惡避邪,定胎安神,你還該多吃兩盞哩!”

  白娘子怕許仙起疑義,以仗著自己是個千年真仙,就大膽子硬著頭皮,喝了一口雄黃酒。哪曉得酒剛落肚,便馬上發作起來。她只覺頭疼腦脹,渾身癱軟,坐都坐不牢了。

  白娘子爬到床上。許仙弄不清是怎麼回事,便趕到床前,撩起帳子一看,白娘子已經無影無蹤,只見床上盤著一條白蛇,嚇得他大叫一聲:“啊呀!”向後一仰,就一頭栽倒在地上。

  盜仙草

  小青躲在深山裏,心裏惦念著白娘子。看看日頭偏過天中央,午時三刻過去了,就借陣青煙回家來。她走上樓一看,啊呀!許仙死在床前,白娘子還在床上困著沒醒哩!小青急忙推醒白娘子:

  “姐姐,姐姐,快起來看看呀,這是怎麼的啦?”

  白娘子下床見許仙死了,就大哭起來:

  “都怪我不小心現了原形,把官人嚇死啦!”

  小青說:

  “你不要只管哭嘛,快想個法子救活他呀!”

  白娘子摸摸許仙心口,還有一絲兒熱氣,就說:

  “凡間的藥草是救不活的了,我到崑崙盜仙草去!”說著,雙腳一跺,便駕翅一朵白雲,飄出窗戶,向崑崙山飛去。

  飛呀,飛呀,只一刻工夫,就飛到崑崙山頂上。崑崙山是座仙山,滿山都是仙樹仙花。山頂上,有幾棵紫鬱鬱的小草,就是能起死回生的靈芝仙草。白娘子彎下腰,悄悄地採一棵銜在嘴裏,正想駕起白雲飛走,忽聽空中“咯溜溜!”一聲叫,看守靈芝仙草的白鶴從天邊飛來了。它見白娘子盜仙草,哪肯饒放,便展開大翅膀,伸出長喙剛要啄著白娘子的時候,忽然從後面伸來一根彎頭柺仗,把白鶴的長項頸鉤住了。白娘子轉過身來一看,眼前站著一個鬍鬚白花花的老人,原來是南極仙翁。她就哭著向南極仙翁央求:

  “老仙翁,老仙翁,給我一棵靈芝仙草,救救我的官人吧!”

  南極仙翁捋捋白花花的鬍鬚,點點頭答應了。

  白娘子謝過南極仙翁,銜著靈芝仙草,急忙駕起白雲,飛回家來。她把靈芝仙草熬成藥汁,灌進許仙嘴裏。過一會,許仙就活轉來了。

  許仙朝白娘子看看又看看,看看又看看,心時裏好害怕,一轉身跑下樓去,躲在帳房間裏來。

  一天, 兩天,三天,整整三日三夜,許仙不敢踏上樓梯一步,第三日夜裏,白娘子和小青到帳房間裏來,問他:

  “官人呀,你為啥三日三夜不上樓來呀?”

  許仙不知該怎樣回答,就躲躲閃閃地支吾道:

  “店裏生意好,我算帳忙不過來嘛。”

  小青禁不住笑起來:

  “相公,你算啥帳?你倒看看,你手裏拿的是什麼?”

  許仙看看自己手裏,原來一時心慌拿錯一本老皇曆!他賴也賴不過去只好講出真情。

  白娘子聽了,皺皺眉頭,說:

  “我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變成白蛇呢?必定是你眼花看錯啦。”

  小青插嘴道:

  “相公沒有看錯,我也看見的,那天,我買了花線回來,聽見相公在喊叫,等我奔上樓去,相公已經昏倒在地上了。我看見一條白閃閃的東西,又象蛇,又像是龍,從床上起來,飛出窗外就不見了。”

  白娘子也笑著說:

  “哦,原來是這樣呀!諒來是蒼龍現形了,正好應著我家生意興旺、添子加孫。可惜我那辰光困熟了,要不然,一定要點上香燭拜拜它哩!”

  許仙聽她們講得認真,仔細想想也不錯,心裏的疑團一下子化掉了。

  水漫金山

  那時,在西天有一隻烏龜,躲在如來佛蓮座底下聽經。烏龜聽了幾年經,也學到一些法術,乘如來佛講經歇下來打瞌睡那一會兒,便偷了他三樣寶貝—金缽、袈裟和青龍禪杖,跑到凡間來了。

  烏龜在地面上翻個斤斗,變成一個又黑又粗的莽和尚,他想想自己法術強,本領大,就起名叫法海。

  法海和尚把偷來的三樣寶貝帶在身邊:袈裟披在身上,金缽托在手中,青龍禪杖橫在肩頭,到處雲遊。一天,他來到了鎮江金山寺,看看長江波瀾壯闊,金、焦兩山氣勢雄偉,便在寺裏住下來,暗地裏使個妖法,害死了當家老和尚,自己做起方丈來了。

  法海和尚嫌金山寺香火不旺盛,便在鎮江城裏散佈瘟疫,想叫人家到寺裏來燒香許願。但保和堂施的“辟瘟丹”、“驅疫散”很靈驗,瘟疫傳不開來。法海和尚氣得要命,就扮做化緣的頭陀,胸前挂個大木魚,走三步,敲一敲,走三步,敲一敲,一搖一擺地尋到保和堂藥店來。

  法海和尚走到保和堂藥店門前,朝裏面張張,見夫妻兩個正忙著配方撮藥,先是一肚子氣,鄰近一打聽,知道保和堂的靈丹妙藥都是白娘子開的方。他再仔細看看那穿著白閃閃輕紗衣衫的媳婦,啊呀!原來這不是凡人,而是白蛇變的哩!法海和尚狠狠地咬咬牙,一聲不響地坐在保和堂外。要打烊了,他見白娘子已上樓去,就敲起木魚,大模大樣地進店裏來,朝許仙合起巴掌,說:

  “施主,你店裏的生意好興隆呀,給我化個緣吧。”

  許仙問他化的什麼緣。法海說:

  “七月十五金山寺要做盂蘭盆會,請你結個善緣,到時候來燒炷香,求菩薩保祐你多福多壽,四季平安。”

  許仙聽他講得好,就給他一串銅錢,在化緣簿上寫下了名字。法海和尚走出門口,回過頭來關照:

  “到了七月十五,施主你一定要來呢!”

  日子過得好快,七月十五轉眼就到了。這一天許仙起個早,換了身乾淨衣裳,對白娘子說:

  “娘子呀,今朝金山做盂蘭盆會,我們一同去燒炷香好嗎?”

  白娘子回答道:

  “我懷著身孕,爬不上山,你自己去吧。燒完香早點回來。”

  許仙獨個人來到金山寺,他剛剛跨進山門,就被法海和尚一把拉到禪房裏。法海和尚對許仙說:

  “施主呀,你來得正好,今天我從實告訴你:你女人是個妖精哩!”

  許仙一聽生了氣:

  “我娘子好端的人,怎麼會是妖精!你不要亂說。”

  法海和尚假慈悲地笑笑,說道:

  “這也難怪施主,你已被妖氣迷住了。老僧看出她是白蛇現化的!”

  這一說,許仙倒記起端午節那天的事來了,不覺心裏一愣。法海和尚見他在一旁發愣,就說:

  “你不要回家去了,拜我做師父吧,有我佛法保護,就不怕她害啦!”

  許仙想:娘子對我的情義比海還深,即使她是白蛇,也不會害我的;如今還有了身孕,我怎能丟下她出家做和尚呢!這樣一想,他無論如何也不肯出家。法海和尚見許仙不答應,便不管三七廿一,把他關了起來。

  白娘子在家裏等許仙,左等等不來,左等等不來,一天、兩天、三天,等到第四天,她再也耐不住了,便和小青劃只小舢板,到金山寺去尋找。

  小舢板停在金山下,白娘子和小青爬上金山,在寺門口碰到一個小和尚,白娘子問:

  “小師父呀,你知道有個叫許仙的人在寺裏嗎?”

  小和尚想一想,說:

  “有, 有這個人。因他老婆是個妖精,我師父勸他出家和尚,他不肯,現在把他關起來了。”

  小青一聽冒起火來,指著小和尚的鼻子大罵:

  “叫那老賊禿出來跟我講話!”

  小和尚嚇得連滾帶爬地奔進寺去,把法海和尚叫了出來。法海和尚見了白娘子,就嘿嘿一陣冷笑,說道:

  “大膽妖蛇,竟敢入世迷人,破我法術!如今許仙已拜我做師父了。要知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老僧慈悲為本,放你一條生路,乘早回去修煉正果。如若再不回頭,那就休怪老僧無情了!”

  白娘子按住心頭之火,好聲好氣地央告:

  “你做你的和尚,我開我的藥店,井水不犯河水,你何苦硬要和我做對頭呢?求你放我官人回家吧!”

  法海和尚哪聽得進去,舉起手裏的青龍禪杖,朝白娘子兜頭就敲。白娘子只得迎上去擋架,小青也來助戰。青龍禪杖敲下象泰山壓頂,白娘子有孕在身,漸漸支援不住,只得敗下陣來。

  他們退到金山下,白娘子從頭上拔下一股金釵,迎風一晃,變成一面小令旗,旗上繡著水紋波浪。小青接過令旗,舉上頭頂搖三搖。一霎時,滔天大水滾滾而來,蝦兵蟹將成群結隊,一齊涌上金山去。

  大水漫到金山寺門前,法海和尚著了慌,連忙脫下身上袈裟,往寺門外一遮,忽地一道金光閃過,袈裟變成一堵長堤,把滔天大水攔在外邊。

  大水漲一尺,長堤就高一尺,大水漲一丈,長堤就高一丈,任憑你波浪怎樣大,總是漫不過去。白娘子看看勝不了法海和尚,只得叫小青收了兵。他們又回到西湖去修煉,等待機會報仇。

   金鳳冠

  許仙被關在金山寺裏,死活也不肯剃掉頭髮做和尚。關了半月,終於找著個機會,逃了出了。

  他回到保和堂藥店,看著白娘子和小青都不在了,人去樓空,真叫人傷心呀!他又怕法海和尚再來尋他生事,不敢住在鎮江,只得收拾起一點東西,回杭州來。

  許仙來到西湖斷橋邊,看看那株大柳樹,仍舊是青枝綠葉的,長得很茂盛;想想自己和白娘子一對恩愛夫妻,活活被法海和尚拆散,心裏越想越疼,不覺淚珠兒撲簌簌地滾落下來,頓著腳叫喊:

  "娘子呀娘子,我到哪去找你呀!”

  這時,白娘子和小青正在西湖底下練功夫,隱隱聽得湖上有人叫喊,這聲音很熟悉,側耳一聽,原來是許仙。她倆從湖底下鑽上來,撈片樹葉,吹口氣,變成一隻小船,打著雙槳,來尋許仙。

  夫妻兩人在斷橋相會了。他們談談別後情形,真是又難過又高興,說著,說著,不禁都流下淚來。小青在一旁說:

  “碰也碰到了,哭什麼呢!還是找介落腳的地方吧!”

  於是,三人坐上小船,劃到清波門上岸,仍舊寄住在許仙姐姐的家裏。

  日子過得很快,轉眼過了新年,元宵節下,白娘子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娃娃。許仙樂得整天合不攏嘴巴。見人老是笑。

  伢兒滿月那一天,許仙家裏要做湯餅會,辦滿月酒,許仙姐姐和小青忙著裏外張羅。白娘子清早起身,在內房梳粧打扮,許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妻子,見她紅嬌嬌的臉,烏光光的頭,比以前更好看了。他看著看著,忽然想起:今天娘子要抱伢兒出去跟長輩親友們見面,訂個彩頭,可惜她頭上戴的首飾都丟在鎮江沒帶來…這時,忽聽得大門外弄堂裏有個貨郎在叫喊:

  "賣金鳳冠羅,賣金鳳冠羅!”

  許仙一聽是賣金鳳冠,金光閃亮的,許仙越看越中意,便把它買下來,拿進房裏,對白娘說:

  "娘子,我給你買來一頂金鳳冠,你戴上去試試,看看合適不適。”

  白娘子看看那金光閃亮的金鳳冠,心裏很歡喜,就讓許仙把它戴到自己剛梳好的頭上去。不料這金鳳冠一戴到頭上,就脫不下來了。它越箍越緊,越箍越緊……白娘子一時只覺得頭重腦疼,眼前金星亂冒,便一頭倒在地上昏暈過去了。

  這飛來大禍,許仙哪防得到啊!他急得雙腳亂跳,慌忙奔出門去,要找貨郎算帳。許仙奔到門口,貨郎不在了,只見法海和尚橫著青龍禪杖,擋在門外。原來那賣金鳳冠的貨郎就是法海和尚變的。自從許仙逃出了金山寺,法海和尚便滿世界地尋找他,今天打聽到給他兒子辦滿月酒,就用金缽變頂金鳳冠,自己化成貨郎,上門來叫賣。這時,法海和尚見許仙氣急敗壞地奔出來,面色都變青了,料想已經上了圈套閔衝著他嘿嘿一陣冷笑:

  “施主,好言好語你不聽,今天我到你家裏收妖來了!”

  說著,便大踏步闖進房裏來,許仙要攔也攔不住。法海和尚朝白娘子頭上吹口氣,金鳳冠就變成金缽。金缽射出萬道金光,把白娘子團團罩住。小青撲過去要跟法海和尚拚命,只聽白娘子在金光裏面喊她:

  “官人珍重,官人珍重!你要好好撫養孩子呀!”

  許仙是個凡夫俗子,他奈何法海和尚不得;只好從床上抱起伢兒,給白娘子看上一眼。

  白娘子淚痕滿面,她的身體在金光下面已漸漸縮小,漸漸縮小……最後,變成了條白蛇,被法海和尚收進金缽裏去了。

  法海和尚收了白蛇,在南屏凈慈寺前的雷峰頂上造了一座雷峰塔,砌進金缽,把白蛇鎮壓在塔下,自己便在凈慈寺裏住下來看守。

  雷峰塔倒

  小青在深山裏練功夫,也不知練了多少年,看看自己的本事練得差不多了,就趕回杭州來,尋法海和尚報仇。

  這時候,法海和尚還在看守著雷峰塔。小青尋到凈慈寺,就跟他在南屏山下大戰起來。他們打了三日三夜,小青越戰越猛,法海和尚只累得“呼哧呼哧”直喘氣。兩人從凈慈寺前打到雷峰塔下,小青揮起一劍,只聽“轟隆隆”一聲巨響,雷峰塔倒坍了,白娘子從塔裏跳出來,和小青一道圍打法海和尚。法海和尚本來就已支撐不住,如今再添了個白娘子,哪還敵得過!只好且戰且退,想找個機會逃走。他心包慌忙地,退到西湖邊,沒防一腳踏了空,“撲通!”跌進西湖裏去了。

  白娘子見法海和尚掉在西湖裏,便從頭上拔下一股金釵,迎風一晃,變成一面小小的令旗。小青接過令旗,舉過頭頂倒搖三搖,西湖裏的水便一下子幹了。湖底朝了天,法海和尚東躲西藏,找不著一個穩當的地方。最後,他看見螃蟹的肚臍下有一絲縫隙,便一頭鑽了進去。螃蟹把肚臍一縮,法海和尚就被關在裏面了。

  法海和尚被關在螃蟹肚子裏,從此再也出不來啦。原先,螃蟹是直著走路的,自從肚子裏鑽進了那橫行霸道的法海和尚,就再也直走不得,只好橫著爬行了。直到今天 ,我們吃螃蟹的時候,揭開它的背殼,還能在裏面找到這個躲著的禿頭和尚哩!



瀏覽人數 : 15
分享人
Mio Chu
4
故事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