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龍王塌東京




0

很久很久以前,玉皇大帝派敖廣治理東海,派妙莊王治理東京。那時的東海只有現在的一半大,靠西的大洋都是東京轄地。不知過了幾世幾劫,東海龍王敖廣的龍子龍孫蝦兵蟹將已多得不計其數,偌大的東海即顯得十分擁擠。

敖廣早想擴展地盤,無奈北有北海,南有南海,都有玉皇大帝的界碑,界碑上還蓋著玉璽印,分毫挪動不得。

唯有東海與東京的壤界,因海陸分明,玉帝沒有立碑。東海龍王偶掀風浪,東京就會有幹百畝土地塌陷,傾刻間變成滄海,那妙莊王也不理論。只是敖廣怕妙莊王去向玉帝告發,所以不敢多騷擾東京地界。

一日,龍王巡察西界,在鎮西將軍七須龍王處痛飲靈芝仙酒。兩人杯來盞去,說東道西,不知不覺中湊出一個併吞東京的計策來。

此後,東海龍王一反常態,與妙莊王親近起來,不時派人送些奇珍異寶、瓊漿玉液到東京,還將第六個女兒送給妙莊王做妃于。妙莊王迷戀龍女的姿色,漸漸不理朝政,多少年以後,東京轄內盜賊橫行,怨聲載道。東海龍王得知東京衰敗的消息,好不歡喜,暗中上奏天庭,懇請玉帝下旨塌掉東京,澄清玉宇。

玉帝當即準奏,正要派大臣去東京行事,即被上八洞神仙呂洞賓擋住了。

另洞賓奏道:

“玉帝將東京全部陷為東海,豈不冤屈了個中善者?”

敖廣插言道:

  “目前東京轄內,哪有什麼善者好人?”

呂洞賓朗聲說:

  “想龍王終年居住水晶宮,從未涉足陸地,不知憑什麼斷定東京沒有好人?”

敖廣一時語塞。呂洞賓又對玉帝道:

  “容老朽即刻下凡,去東京看看有無善者。”

玉帝準奏,欽點呂洞賓為檢察大臣,三年後來天庭復命。

另洞賓變個老者模樣,悄悄來到東京,在一僻靜處變化出幾間茅屋,屋裏有幾個大油缸,門口挂了塊招牌,上寫“勿過秤油店”。門上貼了幅對聯,上聯為“銅錢不過三下聯為“香油可超萬”,橫批為“心安理得”。凡是來買香油的人,呂洞賓一概收三個銅錢,至於油舀多少,悉聽買主自便。這般油店誰見過?東京人把這當作奇聞,一傳十,十傳百,都到“勿過秤油店”來買油。有的抱只大瓶,有的捧只瓦??,有的提只茶罐,有的甚至挑來兩個水桶。呂洞賓只管收三個銅錢,其他一概不問。原來,它的油缸是通長江的,只要長江水不乾,油缸也不會見淺。

一天,呂洞賓正要打烊,即見一位少女提著一瓶油進店來。呂洞賓納悶的間:

  “小姑娘,你不拿空瓶來舀油,倒拿一滿瓶油來做啥?”

少女答道:

  “老伯伯,剛才我用三個銅錢換了一滿瓶油,心裏好高興呵!可是拿回家中母親說我太貪心了!唔,她在瓶肚上做了記號,要我把記號以上的油倒還給你。”

呂洞賓道:

  “你母親在瓶肚上做了記號,你就在路上隨便把油倒掉一點算了,何必再到這兒來?”

  “母親說我太貪心,我自己想想也臉紅,你一個老人家賣油,要虧本的呀!”

少女說著,嘟嘟嘟倒出大半瓶油。

另洞賓心頭一陣發熱,想著:自己開油店將近三年,不久就要向玉帝復命了,這樣好心腸的人還是第一遭遇見。他問了少女姓名,知道她叫葛虹,父親捕魚死在海上,家中只有母女倆相依為命。於是,他從墻上摘下一個葫蘆瓢交給葛虹說:

  “小姑娘,這個葫蘆瓢給你,你將它放在門前,用草席蓋起來。以後,你每天去城門口看石獅子,倘若石獅子頭上出血了,災禍就要來了,你就去找葫蘆,它會告訴你怎麼辦的。”

葛虹返家,把賣油老人的話對母親說了。葛母將信將疑,但第二天東方剛發亮,她還是叫女兒到城門口去看石獅子。

再說敖廣回東海以後,立即派七須龍到東京監視呂洞賓。七須龍想扮個手藝人,但三百六十行,行行不稱心。一天,他看到幾個壯漢在殺豬,覺得這個行當正合自己的脾性,從此就在東京作起屠夫來。

一天清早,七須龍見一少女急匆匆來到城門口,仔細看看石獅子的頭,轉身又往回走,他心裏頓生疑竇。第二天,七須龍又見少女如昨日一般來去,越發感到奇怪。於是,他天天跟蹤葛虹,到第七個早晨,再也忍不住了,就悄悄走到葛虹面前,和顏悅色問道:

  “小姑娘,我看你天天到城門口來看石獅子,不知為啥?”

葛虹生性純??善良,從不知懷疑別人,見人動問,就實話相告:

  “賣油老伯伯告訴我,石獅子頭上出血了,災禍就要來臨了。”

呂洞賓為啥要葛虹每天去看石獅子有否出血呢?原來這對獅子是玉帝派來的鎮城之物。有這封石獅子在,即使東海龍王興風作浪東京城也不會塌掉。玉帝若準旨要塌東京,必先召回這對獅子,而要讓這封石獅子離開城門,必得讓獅子聞到血腥味。此是天機,就是東海龍王和妙莊王也不知此中奧秘。另因呂洞賓修練功夫精深,才能得此玄機。

那七須龍聽了葛虹的話,暗暗高興。自己來東京多日,一直猜不透呂洞賓的心思,今日正好捉弄他一番。當天下半夜,七須龍殺了一頭豬,盛了一碗熱騰騰的豬血潑在兩隻石獅子的頭上。那時天濛濛亮,葛虹又來到城門口,一看石獅子滿頭都是血,還冒著熱氣,頓時驚恐萬狀。再一看,那對石獅子竟然活動起來,呼嘯一聲直衝長空而去。葛虹慌忙往回走,但聽背後轟隆,城門早已倒塌。葛虹惦記著母親,急急忙忙往家裏跑。

誰知她一路跑,背後的地力一路塌,待她跑到家中,周圍已是波濤洶湧了。

葛虹見到母親,正不知所措,猛想起賣油老人給它的葫蘆瓢。說也奇怪,她一揭開草席,那葫蘆瓢就漸漸變大,成了一隻小船,自己又拿了生日常用品。母女倆在船裏,顛簸在汪洋大海之中。

那小船漂呀漂呀,不知漂了多少辰光,忽聽得一棵千年古樟上有人喊救命。

葛虹用手作槳,同大樟劃去。只見樹枝上坐著賣油老人,葛虹連忙喊道:

  “老伯伯,快到我船上來!”

賣油老人說:

  “這條小船太小,哪還容得下我?”

  葛虹道:

  “老伯伯,你放心到船上來,我自有辦法。”

她把小船劃到樟樹下,雙手攀住樹枝,讓老人在船上坐好,然後用腳一蹬,小船蕩了開來,自己卻落在水裏,左手攀著船舷,右手劃著水。

原來,呂洞賓是有意試試葛虹約為人。見她如此見義勇為,心裏暗暗喜歡,當下施展法術,將葛虹救到船上。此時,潮水越漲越高,小船竟一直駛到高山頂。三人上岸後,呂洞賓對葛虹說:

  “快把家用雜物放到地上,越多越好!”

葛虹按照吩咐在地上支起鍋灶,放了瓶??碗碟。又鋪開席子,欲讓老人和母親歇一會,回頭一看,卻不見了老人的蹤影。

風浪越來越大了,四週都成了汪洋大海,唯有葛虹母女坐處和放家當的地方安然無恙。後來,那只葫蘆船變成了舟山島,葛虹母女歇著的地方成了岱山島,放包袱的地方成了衢山島,放家當的地方成了許許多多島山。

塌東京的波浪平息後,敖廣的子子孫孫逐漸佔領了舟山海域的各個灣、角、坑、潭、洞,大龍小龍、雄龍雌龍、青龍白龍、善龍惡龍編演出千百個東海龍的故事。

妙莊王失去東京,請人去天庭求情。玉帝念他是多年老臣,就漲了塊崇明島讓他去治理,並答應兩千年後再讓他去東京為王,因而流傳下這樣的歌謠:

漲崇明,要還東京地,再過兩千年! 

(中國民間故事網)



瀏覽人數 : 61
分享人
Mio Chu
4
故事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