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Notice

Message: Only variable references should be returned by reference

Filename: core/Common.php

Line Number: 257

Chumio-愛閱讀-黃帝為何娶嫘祖
黃帝為何娶嫘祖




0

從古至今的史書,一直都在說,大約4500年前,黃帝到成都平原迎娶嫘祖,他們在這裡生了兩個兒子;戰勝蚩尤後,黃帝主外,嫘祖主內,治理中國。黃帝為何千里迢迢,要來成都平原迎娶嫘祖?或許,這跟古蜀人先進的文明有關。嫘祖時期的古蜀人,已經掌握了先進的蠶桑技術,而此時的黃帝部落,依舊是一個四處漂泊的遊牧民族,嫘祖嫁給黃帝後,她把先進的蠶桑文明帶到了中原地區,中原文明的進程由此發生改變。

古蜀探秘【十九】

數千年前的一場婚禮,改變了古蜀人的生活與部落面貌,或許,甚至也改變了華夏文明的面貌與進程。這場婚禮,新郎是天下的共主黃帝,新娘則是成都平原上的嫘祖。嫘祖是西陵國(今四川鹽亭一帶,可能是成都平原上一個比較早的古蜀部落)國王的女兒,黃帝與嫘祖完婚後,自然就成了蜀人的乘龍快婿。

我們常說,“炎黃子孫”,“黃”就是指黃帝,是緊隨炎帝之後的中國共主,也是奠定中國文明的第一座基石。他本是有熊國的君主,居“軒轅之丘”,稱軒轅氏,活動在今天的河南、山西一帶。據說他還到過成都平原迎娶嫘祖;而他們的兩個兒子,也是在成都平原附近出生的。嫘祖後來跟隨黃帝來到中原地區,她給黃帝部落帶來的,是先進的蠶桑文明。

黃帝:千里赴蜀為嫘祖

黃帝迎娶嫘祖的故事在《世本》、《大戴禮記》、《史記》中都可以找到記載,不過卻都是一些只言片語,只簡單地說“黃帝娶西陵國的嫘祖為妻,生下誰呀誰”之類的;民間傳說大概還要具體生動一些。

大約距今3500年前,水土豐茂的成都平原上,有一位美麗、善良的姑娘,出生在西陵國嫘村山一戶人家。她每天不辭勞累,外出採摘野果侍奉家中體弱多病的父母,附近的野果採完了,便跋山涉水到遠處去採摘。可沒過多久,遠處的野果也採完了。姑娘一想到家中的父母要挨餓,不由失聲痛哭起來。她的哭聲哀婉、淒涼,森林裏飛禽走獸都感動地流下了淚水。

玉帝聽見了,撥開雲霧向下一看,原來是一個孝女正哭得死去活來,便發了善心,把天庭中的罪仙“馬頭娘”打下凡間,變成吃桑葉吐絲的蠶。蠶把桑樹上的桑果送到姑娘的嘴邊,姑娘吃了,覺得又酸又甜,就採了許多帶回家給父母吃。事實上,玉帝發善心的機會大抵是沒有的,溫暖濕潤的成都平原可能比較適合桑樹和蠶的生長;這位姑娘,卻是一個細心的女人,最早發現了桑樹和蠶。

轉眼到了夏天,桑樹上的蠶開始作繭自縛,吐絲做繭。姑娘看到蠶絲既有韌性,又很輕巧,便編成衣服給父母穿,蠶絲織成的衣服熱天涼爽、冬天溫暖,穿著很是愜意。受到啟發,姑娘將蠶捉回家餵養,逐漸掌握了養蠶的技巧和繅絲織綢的技藝,並將這些毫無保留地教給當地的人們,西陵國的子民從此不用再穿樹皮、獸皮,而是穿上了美麗輕巧的絲綢。西陵國國王非常高興,收姑娘為女兒,並給她取名為“嫘祖”。

嫘祖發明養蠶織絲的消息很快傳遍了神州大地,據說東邊的夷人、南邊的越人一窩蜂來到西陵國,向嫘祖求婚,不過都遭到婉拒。最後,黃帝也來到西陵國,見到嫘祖,兩人一見傾心,結為秦晉之好,黃帝便成了西陵國國王的女婿。其他部落首領只得訕訕而歸。

跟黃帝完婚後,嫘祖可能還和黃帝在成都平原上生活過很長一段時間。《史記》說他們的兩個兒子,大兒子玄囂生在“江水”邊,也就是現在的青衣江(今樂山一帶);二兒子昌意,生在“若水”邊上,也就是現在四川西部的雅壟江畔。作為一個部落首領,黃帝不太可能扔下他的國家子民跑到成都平原一住就是幾年。另一種推測認為:最早的黃帝部落,是一個遊牧民族,依隨河流水草四處漂泊,後來從炎帝那裏學習了耕作技術,才開始定居。黃帝部落可能在成都平原一帶遊牧過,地點便是今天的青衣江、雅壟江一帶。

嫘祖與黃帝的結合,大抵並不是一場單純的婚禮,西陵國與黃帝部落,在婚媾關係的前提下,逐漸走在了一起。中原地區的黃帝部落,原本是不知蠶桑的,嫘祖把成都平原先進的養蠶繅絲技術帶到了中原,而這個時間,大抵也就是中原文明出現蠶桑的時間。從西陵國學到養蠶繅絲技術,從炎帝那裏學到耕作技術,黃帝部落逐漸強大起來,並逐漸向東遷徙,此時的黃帝部落,早已不是以前那個落後的遊牧民族了。

此時,中原地區並不安定,南方的蚩尤正在作亂,炎帝部落派兵討伐他,在今天河北一帶的“涿鹿之阿”,卻被打得落花流水。蚩尤到處侵略兼併,整個中國的形勢,群龍無首,一片混亂。

滅蚩尤:涿鹿之戰定天下

蚩尤是九黎族的首領。九黎族分佈的地域,和早先的炎帝部落一樣,在姜河(今渭水流域)一帶,大抵還要偏西南一點。炎帝神農氏傳到帝榆罔這一代,國勢逐漸衰弱,原來臣服的部落紛起爭奪,其中最強悍好鬥的,就是九黎族。由於和炎帝雜居,有的記載還說他們也是炎帝之後。

九黎族的文化並不落後,據說最早的銅器就是他們使用的。山上驟發大水,銅礦隨水流出,蚩尤得到它製造鋒利的兵器。這個時候,大抵還在新石器時期,其他部落的武器還是一些石器和木器,蚩尤部落的戰鬥力和對其他部落的騷擾,可想而知。人們對蚩尤又恨又怕,以致到了後來,都把他當做一種可怕的怪物。

九黎族是一個大族,裏面有不少部落,大抵這些部落的酋長,都有叫蚩尤的習慣,因為有個傳說就是說蚩尤有兄弟八十一人。這些蚩尤愛穿一些奇特的衣服,或者在身上文上一些招搖的花紋。他們的話外人還能聽懂,於是就說他們“獸身人語”;他們戰鬥時不但使用銅兵器,還用銅塊銅片包在頭上,有了簡單的頭盔,跟黃帝打仗的時候,還用頭上的銅片像牛角一樣抵人,於是又有人說他們“銅頭鐵額”。起初,炎帝採取和好政策,重用他們,讓他們監臨四方,不過,他們卻監國自盜,到處征伐,弄得其他部落怨聲載道,等炎帝醒悟過來時,他們已經異常強大了,炎帝打不過,只得向黃帝求救。

可能生下昌意後不久,黃帝就和嫘祖回到自己原先居住的有熊國一帶。此前的西陵國之行,黃帝已經聯絡了一些長期遭蚩尤壓迫的部族,他的老丈人,成都平原上的西陵國國王也是其中之一。這些部落的加盟,實是黃帝戰勝蚩尤的前提。

經過長時間的準備,黃帝下定決心要誅滅蚩尤。據說阪泉和涿鹿兩地,是當時的主戰場。這兩處現在都在今天的河北省境內(也有人說是在山西)。黃帝這邊,有很多被蚩尤欺淩的弱小部落,黃帝把他們聯合起來,人數不少;蚩尤那邊,雖然全天下的人都恨不得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卻拿他們的銅頭鐵額、“兵杖刀戟”沒有辦法。

雖然人多勢眾,黃帝仍然不敢掉以輕心,據傳他訓練熊、羆、貔、貅、虎等猛獸,利用它們作戰;他還有一種厲害武器,就是弓箭,弓和箭都是木製的,不過,在當時卻不失為一種可怕的新式武器。黃帝手下還有幾員大將,最著名的是風後和力牧,他們用兵如神,後來寫兵書的都把他們奉為祖師爺。我們知道,居住在海邊的伏羲氏子孫就有很多姓風的,風後可能是海邊的一個部落;力牧則可能跟早先的黃帝一樣,是一個遊牧民族。黃帝的這些優勢,蚩尤相形見絀。

黃帝在涿鹿跟蚩尤一決勝負,在此之前,傳說他們已經大戰了七十一場,卻依舊難分勝負。黃帝把蚩尤圍在涿鹿之山上,圍了三年也沒有攻下來;蚩尤想扭轉不利戰局。在涿鹿之野,一場惡戰在所難免。

黃帝打了多年的仗,總結了不少經驗,據歷史學者錢穆說,最早的兵書,就是黃帝寫成的。人類最早的戰爭,大概總是一團混戰,有了兵書後,黃帝的軍隊進退有度,攻守有方,已經有王者之師的風範了。為了鼓舞士氣,黃帝還令人將東海流波山上的怪獸“夔”捉回來,把它的皮剝下來做鼓面;又派人將森林中的雷獸捉來,從它身上抽出一根最大的骨頭當鼓槌。一敲這面鼓,方圓500裏都聽得到。響亮的鼓聲,不但可以鼓舞士氣,還能聯絡遠處的士兵,傳遞戰爭消息。

有了這些發明,黃帝自然添了幾分勝算,經過一番血戰,黃帝終於在涿鹿大敗蚩尤,結束了戰爭,這也是中國百姓日夜盼望的結果。據說蚩尤還想逃,黃帝就用大鼓,敲得他不能動彈,蚩尤後來被殺于中冀(今河北保定),身體和頭顱,也被黃帝分埋到兩個地方,以防他再作亂。

蚩尤戰敗,依附他的部落自然也就作鳥獸散。黃帝把戰俘分別處理:降服的,遷到“鄒屠之地”,也就是黃帝統治的山東一帶;兇惡的,流放到“有北之鄉”,也就是北方寒冷的不毛之地;聽話的,也重用他們。投降的蚩尤部落,黃帝用他們觀測天文,以利農時。

戰勝蚩尤後,黃帝理所當然地代替炎帝,成為天下的共主——不過這個時候,天下仍不安定,各國並立,較遠的部落又開始蠢蠢欲動,四方漸漸多事。黃帝令畫師把蚩尤的形象畫下來,送給這些部落首領看,意思是:你們不要忘掉蚩尤的故事,他那樣兇狠,現在還不是身首異處了?你們以前還被他欺淩,我們是征服蚩尤的人,又得到了他的堅甲厲兵,你們還是量力而為吧。看到蚩尤的圖畫,這些部落果然安定了很多,不安定的,也被黃帝打敗。

嫘祖:養蠶製衣定禮儀

以武力奪取了天下,接下來的問題就是如何治理國家了。黃帝在治,嫘祖也在治,就像我們現在說的“男主外,女主內”一樣。

黃帝的治,自然在國家的政務、文治、疆域、刑罰等方面,據說當時,他的身邊有一群兢兢業業的老臣,如大填、封鉅、岐伯、太山稽、常先、太鴻等等,這些人的知識和經驗,頗為黃帝看重;當時還出現了專門指導農事的官,四季都有。從遊牧走向農耕,是黃帝部落的一大進步。許是嘗到了農耕的甜頭,不用再東奔西跑,黃帝命人焚燒山林,驅逐出森林裏的猛獸,開闢農田。各個方國漸漸都有自己固定的農田,每個人也有了自己的農田,據說後來的井田制,就從這時候萌芽。

刑罰方面,據說黃帝沿用了蚩尤的刑罰制度,當時主要有五種肉刑,“大辟”是斬首,“劓”是割鼻子,“刖”是斷足,“宮”是去生殖器,“黥”是在臉上刻字。天下初定,這些刑罰大抵是很必要的。

發明和製作方面,黃帝也是個好手,他手下有一些能工巧匠,經常有發明創造。倉頡發明瞭文字,據說這就是中國最早的文字的起源;還有人發明瞭打井,古人受飲水的限制,往往得依水而居,有了井,就可以隨意廣泛地居住了;又有人發明瞭船和車,從此,人們可以在水裏漂,地上走。這些發明,都是很實用的。

這個時候,嫘祖也充當起了賢內助的角色。她經常對自己的子民們說:“農桑才是國家的根本。”據說她經常帶領婦女上山剝樹皮,織麻網,還把男人們獵獲的各種野獸的皮毛剝下來。很快,各部落的大小首領都穿上了衣服和鞋,戴上了帽子,徹底告別了“茹毛飲血”的時代。嫘祖覺得,男子娶妻,女子嫁夫,都應該遵循一定的風俗;尊敬老人,愛護小孩,都應該有一定的禮制,於是,她就制定出這些風俗和禮制,整個中國人人相互禮讓,人們穿著得體,社會一片安定祥和。

據說當時的中國,不論是天子腳下的中原地區,還是周邊的少數民族,沒有人不惦記嫘祖功勞的,都說她協助黃帝把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因為她發明瞭養蠶和紡織,又被後人尊為中國的蠶神、先蠶。嫘祖晚年隨黃帝到南方巡視途中,不幸辭世,臨死前,她想起了自己的故鄉,一定要讓自己的屍骨在故鄉鹽亭下葬,黃帝悲不自禁,將嫘祖安葬在鹽亭青龍山。(成都日報 蕭易)



瀏覽人數 : 132
分享人
Mio Chu
4
故事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