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賊廖添丁




0

在台灣日據時代,有一個名字叫做廖添丁的少年,他生長在台灣中部彰化的秀山莊。由於父母早死,所以只好靠著幫人家打雜過日子。空閒的時候,就拜廟裏的一位老師傅為師,同他學習武藝。由於他的勤練,所以年紀輕輕就學了一身好功夫。

有一天,當廖添丁練完了功夫,回到鎮上,突然間聽到鎮上「噹!噹!噹! 」一陣敲鑼的聲音,只見一隊日本警察押著三個犯人,一面住關帝廟走,一面敲鑼召集鄉人。沒多久,關帝廟前就擠滿了看熱鬧的人群。廖添丁縱身挑上廟前的一棵老松樹,想看看究竟曰本人要做些什麼事。

廟前廣場,跪著三個辮子被綁在一起的犯人。這時候蓄著八字鬍的曰本警察,氣勢汹汹的宣佈犯人的罪狀:

「這三個人是可惡的抗日份子,竟敢偷襲警察局長公館,限時斬首,以後誰敢抗日,誰就會遭受跟他們同樣的下場。」說完。就下令行刑。三個人頭就被砍了下來,圍觀的民眾忍住歎息,還有人低聲哭泣。廖添丁看到這個情景,非常氣憤。心裡想「這些無惡不作的日本人,整天只會欺負我們中國人。讓我廖添丁來教訓教訓你們。於是他從口袋裏拿出一粒小石子對著正在洋洋得意的日本警察猛然的擲了過去。「咻」的一聲,只見一道鮮血從口本警察的額頭上湧了出來。日本警察痛得抱頭大叫,回頭看見老榕樹上哈哈大笑的廖添丁,就立刻追了上去。廖添丁眼見日本警察向老榕樹跑,過來,一溜烟的就從大榕樹跳了下來向大街上跑去。一個轉彎就不見人影。警察局知道這件事後,氣的直拍桌子大罵:

「笨蛋,日本警察居然追不到一個中國小孩。」

於是下令全面追捕廖添丁。廖添丁闖了這個禍,就跑到了台北。

到了台北的廖添丁肚子餓得大腸叫小腸,可是他摸摸口袋,卻連一毛錢也沒有。
他看到不遠的地方。有一棟漂亮的日本房子,心裏暗暗叫道:

「啊!有了。」

他抬頭看看四周沒有人注意,就施展輕功縱身跳人房內。他個子又小,動作又極像一隻貓一樣,偷偷的溜進臥房,看到一個胖胖的日本人正袒著大肚皮在睡午覺,身旁大錢包。廖添丁拿了就走,來到廟口的小吃攤上,打算痛痛快快的大吃一頓。突然他看到一個小女孩縮在廟口邊,看起來好像很餓的樣子。廖添丁非常同情,連忙從懷裏抽出一大把鈔票塞給她們。他心裏想:「日本人一天到晚壓榨百姓搜刮錢財,害得我們吃不飽穿不暖。我不如去偷取日本人的鈔票,來分給我們中國人用吧! 」

添丁說做就做,從此以後開始到處作案,還故意留下一顆小石子,好讓人知道是廖添丁幹的。由於他身手敏捷,又善於化粧,而且形踪飄忽不定:來去無踪,像條見首不見尾的神龍,日本警察怎麼也捉不到他。在這段期間裏,很多窮人家裏常常會莫名其妙的出現一些錢。日子久了,人們知道都是廖添丁在接濟他們,大家非常感激,就稱地做「義賊廖添丁」。

日子一天天過去,添丁做案越做越大,義賊的名稱也越傳越遠。有一天,他選了一家很大的商行──「大和行」準備下手。這家商行的老闆專門巴結日本人,靠著日本人的勢力賺了很多不義之財。添丁最痛恨的就是這種人,決定好好的教訓他,於是趁商店快要關門的時候,大搖大擺的走進大和行,對掌櫃說:

「掌櫃的,我是廖添丁,年節快到了,我們窮人家米缸仔在弄樓,想要借點錢好過年」。

掌櫃的一聽來人是轟動全台的廖添丁,心裏非常驚慌。暗想不妙:趕忙的陪著笑臉說:

「既然是廖大爺要的,我趕快去拿」。

說完,就轉身進櫃台,偷偷搖起電話,準備報案。添丁很機警,一個箭步就來到掌櫃的背後,低喝一聲:

「哼,要命的話,就把電話放下」。

掌櫃的嚇得手腳發軟,只好乖乖的奉上大把大把的鈔票。廖添丁搶大和行的消息,一夜之間轟動了整個台北城。日本警察出動全力要捉拿他,藝高膽大的廖添丁,一點也不害怕,依舊逍遙的到處作案,今天偷了田中家的鈔票,明天搶鈴木家的珠寶,有時候還偷日本警察的制服,佩刀等等,開開日本警察的玩笑,弄得日本警察非常難堪。

有一天,廖添丁一時大意,在火車上被日本警察認出身份,幾個日本警察用手槍抵著他,看樣于這回添丁是逃不了了。正在千鈞一髮時。忽然間火車發出「嗚」的一聲,原來火車就要穿過山洞了,火車內的光線慢慢暗了下來,添丁利用這個機會猛然飛了一腳,踢倒捉住他的那個警察,然後飛快的鑽入車廂中的廁所裏。火車過了山洞,廁所裏走出了一位跛腳的老阿婆,靜靜找個角落的位置座了下來。不久火車開進了台北車站,跛腳的老阿婆隨著人群悠哉悠哉的走出了車站,留下幾個滿頭大汗的日木警察。還不死心的到處搜捕廖添丁。這一次添丁靠著他神妙的化粧術,躲過追捕,讓日本警察空歡喜一場。

就在日本警察疲於奔命的同時,又傳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了,鎖在日本總督府抽屜裏的總督官印。竟然離奇的失踪了。巡邏人員只知道那天有個長得中等身材、眉清目秀的陌生少年郵差曾經來過。總督知道以後,氣的大拍桌子.

「是誰那麼大膽,竟然敢在大白天裏闖進總督府來偷印,你們的門是怎麼看守的。」

這個郵差不用說,一定就是廖添丁了。台北廳警務課所有的警察都緊張的不得了;這一次無論如何一定要捉到他,否則飯碗會飛掉。於是他們立刻派出所有的警察,滿城搜查,並且緊緊守住台北城門,緊急緝捕廖添丁。緝捕廖添丁的總指揮是台北文廳警務課長乃木一夫。他猜想廖添丁被逼得走投無路時,一定會逃向淡水河口的滬尾,搭魚船逃走,於是他又下令封鎖通往滬尾港的每一個路口。不幸廖添丁果然被乃木一夫猜中了,他出現在滬尾港口。這天夜裏,他悄悄的來到淡水河邊一家船戶門前,敲了敲門,門板「吱」的一聲打開了,裏面走出一個戴著斗竺,把臉遮去半邊的老漁夫,用生硬的閩南語問他:

「有啥代誌? 」

話中夾雜著日本腔。廖添丁感到不妙,轉身就跑,可是已經慢了:化粧做老漁夫的乃木一夫拿起口哨「嗶」的一聲,尖銳的訊號傳入黑暗的海邊,立刻跳出了十幾個警察,把廖添丁團團的圍住。手無寸鐵的廖添丁急忙抽出腰巾,劈哩叭啦、劈哩叭啦,用力抽動,那威猛的力道就像皮鞭一樣,虎虎生風,嚇得日本警察一時不敢靠近:這時乃木一夫摘下斗笙,拔出手槍:

「廖添丁。你今天就是插翅也雞飛了。」

那知道廖添丁像閃電般的縱身一跳。就挑上河邊的茄冬樹。乃木一夫眼力很敏銳,飛快的朝樹上開了一槍。「砰!」,一聲槍響,廖添丁的背上中了一彈,鮮血直湧。添丁強忍著疼痛,飛身跳入了淡水河,順著潮流拚命往前游,游得筋疲力盡,好不容易到了對岸八里。等日本警察坐著舢板到時,廖添丁早已經不知道跑到那裏去了。

廖添丁由於身受重傷,又在淡水河裏游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這種情形再剛強的人也受不住,就在一天夜裏,廖添丁死在八里觀音山邊的一個山洞裏,死時才二十七歲。

廖添丁雖然是一個小偷,但是他抗日、劫富濟貧的俠義行為,始終流傳在人們心中。人們為了紀念他的俠義事蹟,甚至還在八里蓋了一座「義賊廖添丁」廟,奉祀不已。



瀏覽人數 : 34
分享人
Mio Chu
4
故事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