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姑娘




0

從前有一個女人,她非常希望有一個丁點兒小的孩子。但是她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可以得到。因此她就去請教一位巫婆。她對巫婆說: 
「我非常想要有一個小小的孩子!你能告訴我什麼地方可以得到一個嗎?」 


「嗨!這容易得很!」巫婆說。「你把這顆大麥粒拿去吧。它可不是鄉下人的田裡長的那種大麥粒,也不是雞吃的那種大麥粒啦。你把它埋在一個花盆裡。不久你就可以看到你所要看的東西了。」 


「謝謝您,」女人說。她給了巫婆三個銀幣。於是她就回到家來,種下那顆大麥粒。不久以後,一朵美麗的大紅花就長出來了。它看起來很像一朵郁金香,不過它的葉子緊緊地包在一起,好像仍舊是一個花苞似的。 


「這是一朵很美的花,」女人說,同時在那美麗的、黃而帶紅的花瓣上吻了一下。不過,當她正在吻的時候,花兒忽然劈啪一聲,開放了。這是一朵真正的鬱金香。但是在這朵花的正中央,在那根綠色的雌蕊上面,坐著一位嬌小的姑娘,她看起來又白嫩,又可愛。她還沒有大拇指的一半長,因此人們就將她叫做拇指姑娘。 


拇指姑娘的搖籃是一個光得發亮的漂亮胡桃殼,她的墊子是藍色紫羅蘭的花瓣,她的被子是玫瑰的花瓣。這就是她晚上睡覺的地方。但是白天她在桌子上玩耍——在這桌子上,那個女人放了一個盤子,上面又放了一圈花兒,花的枝芽浸在水裡。水上浮著一起很大的鬱金香花瓣。拇指姑娘可以坐在這花瓣上,用兩根白馬尾作槳,從盤子這一邊划到那一邊。這樣兒真是美麗啦!她還能唱歌,而且唱得那麼溫柔和甜蜜,從前沒有任何人聽到過。 


一天晚上,當她正在她漂亮的床上睡覺的時候,一個難看的癩蛤蟆從窗子外面跳進來了,因為窗子上有一塊玻璃已經破了。這癩蛤蟆又醜又大,而且是粘呼呼的。她一直跳到桌子上。拇指姑娘正睡在桌子上鮮紅的玫瑰花瓣下面。 
「這姑娘倒可以做我兒子的漂亮妻子哩,」癩蛤蟆說。於是她一把抓住拇指姑娘正睡著的那個胡桃殼,背著它跳出了窗子,一直跳到花園裡去。 


花園裡有一條很寬的小溪在流著。但是它的兩岸又低又潮濕。癩蛤蟆和她的兒子就住在這兒。哎呀!他跟他的媽媽簡直是一個模子鑄出來的,也長得奇醜不堪。「閣閣!閣閣!呱!呱!呱!」當他看到胡桃殼裡的這位美麗小姑娘時,他只能講出這樣的話來。 
「講話不要那麼大聲啦,要不你就把她吵醒了,」老癩蛤蟆說。「她還可以從我們這兒逃走,因為她輕得像一起天鵝的羽毛!我們得把她放在溪水裡睡蓮的一起寬葉子上面。她既然是這麼嬌小和輕巧,那片葉子對她說來可以算做是一個島了。她在那上面是沒有辦法逃走的。在這期間我們就可以把泥巴底下的那間好房子修理好——你們倆以後就可以在那兒住下來過日子。」 
小溪裡長著許多葉子寬大的綠色睡蓮。它們好像是浮在水面上似的。浮在最遠的那片葉子也就是最大的一起葉子。老癩蛤蟆向它游過去,把胡桃殼和睡在裡面的拇指姑娘放在它上面。 


拇指姑娘大清早就醒來了。當她看見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的時候,就不禁傷心地哭起來,因為這片寬大的綠葉子的周圍全都是水,她一點也沒有辦法回到陸地上去。 


老癩蛤蟆坐在泥裡,用燈芯草和黃睡蓮把房間裝飾了一番——有新媳婦住在裡面,當然應該收拾得漂亮一點才對。隨後她就和她的醜兒子向那片托著拇指姑娘的葉子游去。他們要在她沒有來以前,先把她的那張美麗的床搬走,安放在洞房裡面。這個老癩蛤蟆在水裡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同時說:「這是我的兒子;他就是你未來的丈夫。你們倆在泥巴裡將會生活得很幸福的。」 
「閣!閣!呱!呱!呱!」這位少爺所能講出的話,就只有這一點。 


他們搬著這張漂亮的小床,在水裡游走了。拇指姑娘獨自坐在綠葉上,不禁大哭起來,因為她不喜歡跟一個討厭的癩蛤蟆住在一起,也不喜歡有那一個醜少爺做自己的丈夫。在水裡游著的一些小魚曾經看到過癩蛤蟆,同時也聽到過她所說的話。因此它們都伸出頭來,想瞧瞧這個小小的姑娘。它們一眼看到她,就覺得她非常美麗,因而它們非常不滿意,覺得這樣一個人兒卻要下嫁給一個醜癩蛤蟆,那可不成!這樣的事情決不能讓它發生!它們在水裡一起集合到托著那片綠葉的梗子的周圍——小姑娘就住在那上面。它們用牙齒把葉梗子咬斷了,使得這片葉子順著水流走了,帶著拇指姑娘流走了,流得非常遠,流到癩蛤蟆完全沒有辦法達到的地方去。 


拇指姑娘流過了許許多多的地方。住在一些灌木林裡的小鳥兒看到她,都唱道:「多麼美麗的一位小姑娘啊!」 
葉子托著她漂流,越流越遠;最後拇指姑娘就漂流到外國去了。 


一只很可愛的白蝴蝶不停地環繞著她飛,最後就落到葉子上來,因為它是那麼喜歡拇指姑娘;而她呢,她也非常高興,因為癩蛤蟆現在再也找不著她了。同時她現在所流過的這個地帶是那麼美麗,太陽照在水上,正像最亮的金子。她解下腰帶,把一端繫在蝴蝶身上,把另一端緊緊地系在葉子上。葉子帶著拇指姑娘一起很快地在水上流走了,因為她就站在葉子的上面。 


這時有一只很大的金龜子飛來了。他看到了她。他立刻用他的爪子抓住她纖細的腰,帶著她一起飛到樹上去了。但是那片綠葉繼續順著溪流游去,那只蝴蝶也跟著在一起游,因為他是繫在葉子上的,沒有辦法飛開。 


天啦!當金龜子帶著她飛進樹林裡去的時候,可憐的拇指姑娘該是多麼害怕啊!不過她更為那只美麗的白蝴蝶難過。她已經把他緊緊地繫在那葉子上,如果他沒有辦法擺脫的話,就一定會餓死的。但是金龜子一點也不理會這情況,他和她一塊兒坐在樹上最大的一張綠葉子上,把花裡的蜜糖拿出來給她吃,同時說她是多麼漂亮,雖然她一點也不像金龜子。不多久,住在樹林裡的那些金龜子全都來拜訪了。他們打量著拇指姑娘。金龜子小姐們聳了聳觸鬚,說: 
「嗨,她不過只有兩條腿罷了!這是怪難看的。」 
「她連觸鬚都沒有!」她們說。 
「她的腰太細了——呸!她完全像一個人,她是多麼醜啊!」所有的女金龜子們齊聲說。 


然而拇指姑娘確是非常美麗的。甚至劫持她的那只金龜子也不免要這樣想。不過當大家都說她是很難看的時候,他最後也只好相信這話了,他也不願意要她了!她現在可以隨便到什麼地方去。他們帶著她從樹上一起飛下來,把她放在一朵雛菊上面。她在那上面哭得怪傷心的,因為她長得那麼醜,連金龜子也不要她了。可是她仍然是人們所想像不到的一個最美麗的人兒,那麼嬌嫩,那麼明朗,像一起最純潔的玫瑰花瓣。 


整個夏天,可憐的拇指姑娘單獨住在這個巨大的樹林裡。她用草葉為自己編了一張小床,把它掛在一起大牛蒡葉底下,她使得雨不至於淋到她身上。她從花裡取出蜜來作為食物,她的飲料是每天早晨凝結在葉子上的露珠。夏天和秋天就這麼過去了。現在,那又冷又長的冬天來了。那些為她唱著甜蜜的歌的鳥兒現在都飛走了。樹和花凋零了。那片她一直住在它下面的大牛蒡葉也卷起來了,只剩下一根枯黃的梗子。她感到十分寒冷。因為她的衣服都破了,而她的身體又是那麼瘦削和纖細,可憐的拇指姑娘啊!她一定會凍死的。雪也開始下降,每朵雪花落到她身上,就好像一個人把滿鏟子的雪塊打到我們身上一樣,因為我們高大,而她不過只有一寸來長。她只好把自己裹在一片乾枯的葉子裡,可是這並不溫暖她凍得發抖。 


在她現在來到的這個樹林的附近,有一塊很大的麥田;不過田裡的麥子早已經收割了。凍結的地上只留下一些光赤的麥茬兒。對她說來,在它們中間走過去,簡直等於穿過一起廣大的森林。啊!她凍得發抖,抖得多厲害啊!最後她來到了一只田鼠的門口。這就是一棵麥茬下面的一個小洞。田鼠住在那裡面,又溫暖,又舒服。她藏有整整一房間的麥子,她還有一間漂亮的廚房和一個飯廳。可憐的拇指姑娘站在門裡,像一個討飯的窮苦女孩子。她請求施舍一顆大麥粒給她,因為她已經兩天沒有吃過一丁點兒東西。 
「你這個可憐的小人兒,」田鼠說,因為她本來是一個好心腸的老田鼠,「到我溫暖的房子裡來,和我一起吃點東西吧。」 
因為她現在很喜歡拇指姑娘,所以她說:「你可以跟我住在一塊,度過這個冬天,不過你得把我的房間弄得乾淨整齊,同時講些故事給我聽,因為我就是喜歡聽故事。」 


這個和善的老田鼠所要求的事情,拇指姑娘都一一答應了。她在那兒住得非常快樂。 
「不久我們就要有一個客人來,」田鼠說。「我的這位鄰居經常每個星起來看我一次,他住的比我舒服得多,他有寬大的房間,他穿著非常美麗的黑天鵝絨袍子。只要你能夠得到他做你的丈夫,那麼你一輩子可就享用不盡了。不過他的眼睛看不見東西。你得講一些你所知道的、最美的故事給他聽。」 


拇指姑娘對於這事沒有什麼興趣。她不願意跟這位鄰居結婚,因為他是一只鼴鼠。他穿著黑天鵝絨袍子來拜訪了。田鼠說,他是怎樣有錢和有學問,他的家也要比田鼠的大20倍;他有很高深的知識,不過他不喜歡太陽和美麗的花兒;而且他還喜歡說這些東西的壞話,因為他自己從來沒有看見過它們。 


拇指姑娘得為他唱一曲歌兒。她唱了《金龜子呀,飛走吧!》,又唱了《牧師走上草原》。因為她的聲音是那麼美麗,鼴鼠就不禁愛上她了。不過他沒有表示出來,因為他是一個很謹慎的人。 


最近他從自己房子裡挖了一條長長的地道,通到她們的這座房子裡來。他請田鼠和拇指姑娘到這條地道裡來散步,而且只要她們願意,隨時都可以來。不過他忠告她們不要害怕一只躺在地道裡的死鳥。他是一只完整的鳥兒,有翅膀,也有嘴。沒有疑問,他是不久以前、在冬天開始的時候死去的。 


他現在被埋葬的這塊地方,恰恰被鼴鼠打穿了成為地道。鼴鼠嘴裡銜著一根引火柴,它在黑暗中可以發出閃光。他走在前面,為她們把這條又長又黑的地道照明。當她們來到那只死鳥躺著的地方時,鼴鼠就用他的大鼻子頂著天花板,朝上面拱著土,拱出一個大洞來。陽光就通過這洞口射進來。在地上的正中央躺著一只死了的燕子,他的美麗的翅膀緊緊地貼著身體,小腿和頭縮到羽毛裡面:這只可憐的鳥兒無疑地是凍死了。這使得拇指姑娘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她非常喜愛一切鳥兒。的確,他們整個夏天對她唱著美妙的歌,對她喃喃地講著話。不過鼴鼠用他的短腿子一推,說:「他現在再也不能唱什麼了!生來就是一只小鳥,這該是一件多麼可憐的事兒!謝天謝地,我的孩子們將不會是這樣。像這樣的一只鳥兒,什麼事也不能做,只會唧唧喳喳地叫,到了冬天就不得不餓死了!」 


「是的,你是一個聰明人,說得有道理,」田鼠說。「冬天一到,這些唧唧喳喳的歌聲對於一只雀子有什麼用呢?他只有挨餓和受凍的一條路。不過我想這就是大家所謂的了不起的事情吧!」 


拇指姑娘一句話也不說。不過當他們兩個人把背掉向這燕子的時候,她就彎下腰來,把蓋在他頭上的那一簇羽毛溫柔地向旁邊拂了幾下,同時在他閉著的雙眼上輕輕地接了一個吻。 


「在夏天對我唱出那麼美麗的歌的人也許就是他了,」她想。「他不知給了我多少快樂——他,這只親愛的、美麗的鳥兒!」 
鼴鼠現在把那個透進陽光的洞口又封閉住了;然後他就陪著這兩位小姐回家。但是這天晚上拇指姑娘睡不著。她爬起床來,用草編成了一張寬大的、美麗的毯子。她拿著它到那只死了的燕子的身邊去,把他的全身蓋好。她同時還把她在田鼠的房間裡所尋到的一些軟棉花裹在燕子的身上,好使他在這寒冷的地上能夠睡得溫暖。 


「再會吧,你這美麗的小鳥兒!」她說。「再會吧!在夏天,當所有的樹兒都變綠了的時候,當太陽光溫暖地照著我們的時候,你唱出美麗的歌聲,我要為這感謝你!」於是她把頭貼在這鳥兒的胸膛上。她馬上驚恐起來,因為他身體裡面好像有件什麼東西在跳動,這就是鳥兒的一顆心。這鳥兒並沒有死,他只不過是躺在那兒凍得失去了知覺罷了。現在他得到了溫暖,所以又活了起來。 
在秋天,所有的燕子都向溫暖的國度飛去。不過,假如有一只掉了隊,他就會遇到寒冷,於是他就會凍得落下來,像死了一樣;他只有躺在他落下的那塊地上,讓冰凍的雪花把他全身蓋滿。 


拇指姑娘真是抖得厲害,因為她是那麼驚恐;這鳥兒,跟只有寸把高的她比起來,真是太龐大了。可是她鼓起勇氣來。她把棉花緊緊地裹在這只可憐的鳥兒的身上;同時她把自己常常當作被蓋的那張薄荷葉拿來,覆在這鳥兒的頭上。 


第二天夜裡,她又偷偷地去看他。他現在已經活了,不過還是有點昏迷。他只能把眼睛微微地睜開一忽兒,望了拇指姑娘一下。拇指姑娘手裡拿著一塊引火柴站著,因為她沒有別的燈盞。 


「我感謝你,可愛的小寶寶!」這只身體不太好的燕子對她說,「我現在真是舒服和溫暖!不久就可以恢複體力,又可以飛了,在暖和的陽光中飛了。」 


「啊,」她說。「外面是多麼冷啊。雪花在飛舞,遍地都在結冰。還是請你睡在你溫暖的床上吧,我可以來照料你呀。」 
她用花瓣盛著水送給燕子。燕子喝了水以後,就告訴她說,他有一個翅膀曾經在一個多刺的灌木林上擦傷了,因此不能跟別的燕子們飛得一樣快;那時他們正在遠行,飛到那遼遠的、溫暖的國度裡去。最後他落到地上來了,可是其餘的事情他現在就記不起來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怎樣來到了這塊地方的。 


燕子在這兒住了一整個冬天。拇指姑娘待他很好,非常喜歡他,鼴鼠和田鼠一點兒也不知道這事,因為他們不喜歡這只可憐的、孤獨的燕子。 


當春天一到來,太陽把大地照得很溫暖的時候,燕子就向拇指姑娘告別了。她把鼴鼠在頂上挖的那個洞打開。太陽非常明亮地照著他們。於是燕子就問拇指姑娘願意不願意跟他一起離開:她可以騎在他的背上,這樣他們就可以遠遠地飛走,飛向綠色的樹林裡去。不過拇指姑娘知道,如果她這樣離開的話,田鼠就會感到痛苦的。 


「不成,我不能離開!」拇指姑娘說。 
「那麼再會吧,再會吧,你這善良的、可愛的姑娘!」燕子說。於是他就向太陽飛去。拇指姑娘在後面望著他,她的兩眼裡閃著淚珠,因為她是那麼喜愛這只可憐的燕子。 


「滴麗!滴麗!」燕子唱著歌,向一個綠色的森林飛去。 
拇指姑娘感到非常難過。田鼠不許她走到溫暖的太陽光中去。在田鼠屋頂上的田野裡,麥子已經長得很高了。對於這個可憐的小女孩子說來,這麥子簡直是一起濃密的森林,因為她究竟不過只有一寸來高呀。 


「在這個夏天,你得把你的新嫁衣縫好!」田鼠對她說,因為她的那個討厭的鄰居,那個穿著黑天鵝絨袍子的鼴鼠,已經向她求婚了。「你得准備好毛衣和棉衣。當你做了鼴鼠太太以後,你應該有坐著穿的衣服和睡著穿的衣服呀。」 


拇指姑娘現在得搖起紡車來。鼴鼠聘請了四位蜘蛛,日夜為她紡紗和織布。每天晚上鼴鼠來拜訪她一次。鼴鼠老是在咕嚕地說:等到夏天快要完的時候,太陽就不會這麼熱了;現在太陽把地面烤得像石頭一樣硬。是的,等夏天過去以後,他就要跟拇指姑娘結婚了。不過她一點也不感到高興,因為她的確不喜歡這位討厭的鼴鼠。每天早晨,當太陽升起的時候,每天黃昏,當太陽落下的時候,她就偷偷地走到門那兒去。當風兒把麥穗吹向兩邊,使得她能夠看到蔚藍色的天空的時候,她就想像外面是非常光明和美麗的,於是她就熱烈地希望再見到她的親愛的燕子。可是這燕子不再回來了,無疑地,他已經飛向很遠很遠的、美麗的、青翠的樹林裡去了。現在是秋天了,拇指姑娘的全部嫁衣也准備好了。 


「四個星期以後,你的婚禮就要舉行了,」田鼠對她說。但是拇指姑娘哭了起來,說她不願意和這討厭的鼴鼠結婚。 
「胡說!」田鼠說,「你不要固執;不然的話,我就要用我的白牙齒來咬你!他是一個很可愛的人,你得和他結婚!就是皇后也沒有他那樣好的黑天鵝絨袍子哩!他的廚房和儲藏室裡都藏滿了東西。你得到這樣一個丈夫,應該感謝上帝!」 
現在婚禮要舉行了。鼴鼠已經來了,他親自來迎接拇指姑娘。她得跟他生活在一起,住在深深的地底下,永遠也不能到溫暖的太陽光中來,因為他不喜歡太陽。這個可憐的小姑娘現在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她現在不得不向那光耀的太陽告別,當她跟田鼠住在一起的時候,她還能得到許可在門口望一眼。 


「再會吧,您,光明的太陽!」她說著,同時向空中伸出雙手,並且向田鼠的屋子外面走了幾步,因為現在大麥已經收割了,這兒只剩下乾枯的茬子。「再會吧,再會吧!」她又重複地說,同時用雙臂抱住一朵還在開著的小紅花。「假如你看到了那只小燕子的話,我請求你代我向他問候一聲。」 


「滴麗!滴麗!」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忽然在她的頭上叫起來。她抬頭一看,這正是那只小燕子剛剛在飛過。他一看到拇指姑娘,就顯得非常高興。她告訴他說,她多麼不願意要那個醜惡的鼴鼠做她的丈夫啊;她還說,她得住在深深的地底下,太陽將永遠照不進來。一想到這點,她就忍不住哭起來了。 


「寒冷的冬天現在要到來了,」小燕子說。「我要飛得很遠,飛到溫暖的國度裡去。你願意跟我一塊兒去嗎?你可以騎在我的背上!你用腰帶緊緊地把你自己繫牢。這樣我們就可以離開這醜惡的鼴鼠,從他黑暗的房子飛走、遠遠地飛過高山,飛到溫暖的國度裡去:那兒的太陽光比這兒更美麗,那兒永遠只有夏天,那兒永遠開著美麗的花朵。跟我一起飛吧,你,甜蜜的小拇指姑娘;當我在那個陰慘的地洞裡凍得僵直的時候,你救了我的生命!」 


「是的,我將和你一塊兒去!」拇指姑娘說。她坐在這鳥兒的背上,把腳擱在他展開的雙翼上,同時把自己用腰帶緊緊地系在他最結實的一根羽毛上。這麼著,燕子就飛向空中,飛過森林,飛過大海,高高地飛過常年積雪的大山。在這寒冷的高空中,拇指姑娘凍得抖起來。但是這時她就鑽進這鳥兒溫暖的羽毛裡去。她只是把她的小腦袋伸出來,欣賞她下面的美麗風景。 
最後他們來到了溫暖的國度。那兒的太陽比在我們這裡照得光耀多了,天似乎也是加倍地高。田溝裡,籬笆上,都生滿了最美麗的綠葡萄和藍葡萄。樹林裡處處懸掛著檸檬和橙子。空氣裡飄著桃金娘和麝香的香氣;許多非常可愛的小孩子在路上跑來跑去,跟一些顏色鮮豔的大蝴蝶兒一塊兒嬉戲。可是燕子越飛越遠,而風景也越來越美麗。在一個碧藍色的湖旁有一叢最可愛的綠樹,它們裡面有一幢白得放亮的、大理石砌成的、古代的宮殿。葡萄藤圍著許多高大的圓柱叢生著。它們的頂上有許多燕子窠。其中有一個窠就是現在帶著拇指姑娘飛行的這只燕子的住所。 


「這兒就是我的房子,」燕子說。「不過,下面長著許多美麗的花,你可以選擇其中的一朵;我可以把你放在它上面。那麼你要想住得怎樣舒服,就可以怎樣舒服了。」 


「那好極了,」她說,拍著她的一雙小手。 


那兒有一根巨大的大理石柱。它已經倒在地上,並且跌成了三段。不過在它們中間生出一朵最美麗的白色鮮花。燕子帶著拇指姑娘飛下來,把她放在它的一起寬闊的花瓣上面。這個小姑娘感到多麼驚奇啊!在那朵花的中央坐著一個小小的男子!——他是那麼白皙和透明,好像是玻璃做成的。他頭上戴著一頂最華麗的金製王冠,他肩上生著一雙發亮的翅膀,而他本身並不比拇指姑娘高大。他就是花中的小精靈,每一朵花裡都住著這麼一個小小的男子或婦人。不過這一位卻是他們大家的國王。 


「我的天啦!他是多麼美啊!」拇指姑娘對燕子低聲說。這位小小的王子非常害怕這只燕子,因為他是那麼細小和柔嫩,對他說來,燕子簡直是一只龐大的鳥兒。不過當他看到拇指姑娘的時候,他馬上就變得高興起來:她是他一生中所看到的一位最美麗的姑娘。因此他從頭上取下金王冠,把它戴到她的頭上。他問了她的姓名,問她願不願意做他的夫人,這樣她就可以做一切花兒的皇後了。這位王子才真配稱為她的丈夫呢,他比癩蛤蟆的兒子和那只穿大黑天鵝絨袍子的鼴鼠來,完全不同!因此她就對這位逗她喜歡的王子說:「我願意。」這時每一朵花裡走出一位小姐或一位男子來。他們是那麼可愛,就是看他們一眼也是幸福的。他們每人送了拇指姑娘一件禮物,但是其中最好的禮物是從一只大白蠅身上取下的一對翅膀。他們把這對翅膀安到拇指姑娘的背上,這麼著,她現在就可以在花朵之間飛來飛去了。這時大家都歡樂起來。燕子坐在上面自己的巢裡,為他們唱出他最好的歌曲。然後在他的心裡,他感到有些悲哀,因為他是那麼喜歡拇指姑娘,他的確希望永遠不要和她離開。 


「你現在不應該再叫拇指姑娘了!」花的精靈對她說。「這是一個很醜的名字,而你是那麼美麗!從今以後,我們要把你叫瑪婭(註):在希臘神話裡,瑪婭(Maja)是頂天的巨神阿特拉斯(Atlas)和平勒俄涅(Pleione)所生的七位女兒中最大的一位,也是最美的一位。這七位姊妹和她們的父母一起代表金牛宮(Taurus)中九顆最明亮的星星。它們在五月間(收獲時期)出現,在10月間(第二次播種時期)隱藏起來。)。」 
「再會吧!再會吧!」那只小燕子說。他又從這溫暖的國度飛走了,飛回到很遠很遠的丹麥去。在丹麥,他在一個會寫童話的人的窗子上築了一個小巢。他對這個人唱:「滴麗!滴麗!」我們這整個故事就是從他那兒聽來的。 

(1835年) 
這篇童話發表於1835年哥本哈根出版的《講給孩子們聽的故事》裡。它既是童話,又是詩,因為它的情節美麗動人,同時又有很濃厚的詩意。拇指姑娘雖然身材小得微不足道,生活環境也很艱苦,但她卻具有偉大高超的理想:她向往光明和自由。此外,她還有一顆非常善良的心。田鼠和鼴鼠的生活可算很不錯了,吃不完,用不盡,對在陰暗的地洞裡的生活他們非常滿足。但拇指姑娘討厭在這種庸俗的、自私的、沒有陽光的泥巴底下過日子,在非常困難的條件下還盡量關心別人。她盡一切力量救活了生命垂危的燕子。最後她終於能和燕子一道,飛到一個自由、美麗的國度裡去,過著幸福的生活。

文字校對/Sunny Weng


瀏覽人數 : 51
分享人
Mio Chu
4
故事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