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天鵝




0

冬天到來的時候,燕子就向一個遙遠的地方飛去。在這塊遙遠的地方住著一個國王。他有11個兒子和一個女兒艾麗莎。這11個弟兄都是王子。他們上學校的時候,胸前佩帶著心形的徽章,身邊掛著寶劍。他們用鑽石筆在金板上寫字。他們能夠把書從頭背到尾,從尾背到頭。人們一聽就知道他們是王子。他們的妹妹艾麗莎坐在一個鏡子做的小凳上。她有一本畫冊,那需要半個王國的代價才能買得到。 


這些孩子是非常幸福的;然而他們並不是永遠這樣。他們的父親和一個惡毒的王后結了婚。她對這些可憐的孩子非常不好。他們在頭一天就已經看得出來。整個宮殿裡在舉行盛大的慶祝,孩子們都在作招待客人的游戲。可是他們卻沒有得到那些多餘的點心和烤蘋果吃,她只給他們一茶杯的沙子;而且對他們說,這就算是好吃的東西。 


一個星期以後,她把小妹妹艾麗莎送到一個鄉下農人家裡去寄住。過了不久,她在國王面前說了許多關於那些可憐的王子的壞話,弄得他再也不願意理他們了。 


「你們飛到野外去吧,你們自己去謀生吧,」惡毒的王后說。「你們像那些沒有聲音的巨鳥一樣飛走吧。」可是她想做的壞事情並沒有完全實現。他們變成了11隻美麗的野天鶴。他們發出了一陣奇異的叫聲,便從宮殿的窗子飛出去了,遠遠地飛過公園,飛向森林裡去了。 
他們的妹妹還沒有起來,正睡在農人的屋子裡面。當他們在這兒經過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多久。他們在屋頂上盤旋著,把長脖頸一下掉向這邊,一下掉向那邊,同時拍著翅膀。可是誰也沒有聽到或看到他們。他們得繼續向前飛,高高地飛進云層,遠遠地飛向茫茫的世界。他們飛進一個大黑森林裡。 


可憐的小艾麗莎待在農人的屋子裡,玩著一片綠葉,因為她沒有別的玩具。她在葉子上穿了一個小洞,通過這個小洞她可以朝著太陽望,這時她似乎看到了她許多哥哥的明亮的眼睛。每當太陽照在她臉上的時候,她就想起哥哥們給她的吻。 
日子一天接著一天地過去了。風兒吹過屋外玫瑰花組成的籬笆;它對這些玫瑰花兒低聲說:「還有誰比你們更美麗呢?」可是玫瑰花兒搖搖頭,回答說:「還有艾麗莎!」星期天,當老農婦在門裡坐著、正在讀《聖詩集》的時候,風兒就吹起書頁,對這書說:「還有誰比你更好呢?」《聖詩集》就說:「還有艾麗莎!」玫瑰花和《聖詩集》所說的話都是純粹的真理。 
當她到了15歲的時候,她得回家去。王后一眼看到她是那樣美麗,心中不禁惱怒起來,充滿了憎恨。她倒很想把她變成一隻野天鵝,像她的哥哥們一樣,但是她還不敢馬上這樣做,因為國王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兒。 


一天大清早,王后走到浴室裡去。浴室是用白大理石砌的,裡面陳設著柔軟的坐墊和最華麗的地氈。她拿起三隻癩蛤蟆,把每隻都吻了一下,於是對第一隻說: 
「當艾麗莎走進浴池的時候,你就坐在她的頭上,好使她變得像你一樣呆笨。」她對第二隻說:「請你坐在她的前額上,好使她變得像你一樣醜惡,叫她的父親認識她不出來。」她對第三隻低聲地說:「請你躺在她的心上,好使她有一顆罪惡的心,叫她因此而感到痛苦。」 
她於是把這幾隻癩蛤蟆放進清水裡;它們馬上就變成了綠色。她把艾麗莎喊進來,替她脫了衣服,叫她走進水裡。當她一跳進水裡去的時候,頭一隻癩蛤蟆就坐到她的頭髮上,第二隻就坐到她的前額上,第三隻就坐到她的胸口上。可是艾麗莎一點也沒有注意到這些事兒。當她一站起來的時候,水上浮漂了三朵罌粟花。如果這幾隻動物不是有毒的話,如果它們沒有被這巫婆吻過的話,它們就會變成幾朵紅色的玫瑰。但是無論怎樣,它們都得變成花,因為它們在她的頭上和心上躺過。她是太善良、太天真了,魔力沒有辦法在她身上發生效力。

當這惡毒的王后看到這情景時,就把艾麗莎全身都擦了核桃汁,使這女孩子變得棕黑。她又在這女孩子美麗的臉上塗上一層發臭的油膏,並且使她漂亮的頭髮亂糟糟地揪做一團。美麗的艾麗莎,現在誰也沒有辦法認出來了。 


當她的父親看到她的時候,不禁大吃一驚,說這不是他的女兒。除了看家狗和燕子以外,誰也不認識她了。但是他們都是可憐的動物,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可憐的艾麗莎哭起來了。她想起了她遠別的11個哥哥。她悲哀地偷偷走出宮殿,在田野和沼澤地上走了一整天,一直走到一個黑森林裡去。她不知道自己要到什麼地方去,隻是覺得非常悲哀;她想念她的哥哥們:他們一定也會像自己一樣,被趕進這個茫茫的世界裡來了。她得尋找他們,找到他們。 


她到這個森林不久,夜幕就落下來了。她迷失了方向,離開大路和小徑很遠;所以她就在柔軟的青苔上躺下來。她做完了晚禱以後,就把頭枕在一個樹根上休息。周圍非常靜寂,空氣是溫和的;在花叢中,在青苔裡,閃著無數螢火蟲的亮光,像綠色的火星一樣。當她把第一根樹枝輕輕地用手搖動一下的時候,這些閃著亮光的小蟲就向她身上起來,像落下來的星星。 


她一整夜夢著她的幾個哥哥:他們又是在一起玩耍的一群孩子了,他們用鑽石筆在金板上寫著字,讀著那價值半個王國的、美麗的畫冊。不過,跟往時不一樣,他們在金板上寫的不是零和線:不是的,而是他們做過的一些勇敢的事跡,他們親身體驗過和看過的事跡。於是那本畫冊裡面的一切東西也都有了生命,鳥兒在唱,人從畫冊裡走出來,跟艾麗莎和她的哥哥們談著話。不過,當她一翻開書頁的時候,他們馬上就又跳進去了,為的是怕把圖畫的位置弄得混亂。 


當她醒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事實上她看不見它,因為高大的樹兒展開一起濃密的枝葉。不過太陽光在那上面搖晃著,像一朵金子做的花。這些青枝綠葉散發出一陣香氣,鳥兒幾乎要落到她的肩上。她聽到了一陣潺潺的水聲。這是幾股很大的泉水奔向一個湖泊時發出來的。這湖有非常美麗的沙底。它的周圍長著一圈濃密的灌木林,不過有一處被一些雄鹿打開了一個很寬的缺口,艾麗莎就從這個缺口向湖水那兒走去。水是非常地清亮。假如風兒沒有把這些樹枝和灌木林吹得搖動起來的話,她就會以為它們是繪在湖的底上的東西,因為每片葉子,不管被太陽照著的還是深藏在蔭處,全都很清楚地映在湖上。 


當她一看到自己的面孔的時候,馬上就感到非常驚恐:她是那麼棕黑和醜陋。不過當她把小手兒打濕了、把眼睛和前額揉了一會以後,她雪白的皮膚就又顯露出來了。於是她脫下衣服,走到清涼的水裡去:人們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她更美麗的公主了。 


當她重新穿好了衣服、紮好了長頭髮以後,就走到一股奔流的泉水那兒去,用手捧著水喝。隨後她繼續向森林的深處前進,但
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到什麼地方去。她想念親愛的哥哥們,她想著仁慈的上帝決不會遺棄她的。上帝叫野蘋果生長出來,使饑餓的人有得吃。他現在就指引她到這樣的一株樹旁去。它的權丫全被果子壓彎了。她就在這兒吃午飯。她在這些枝子下面安放了一些支柱;然後就朝森林最蔭森的地方走去。 

四周是那麼靜寂,她可以聽出自己的腳步聲,聽出在她腳下碎裂的每一起乾枯的葉子。這兒一隻鳥兒也看不見了,一絲陽光也透不進這些濃密的樹枝。那些高大的樹干排得那麼緊密,當她向前一望的時候,就覺得好像看見一排木柵欄,密密地圍在她的四周。啊,她一生都沒有體驗過這樣的孤獨! 


夜是漆黑的。青苔裡連一點螢火蟲的亮光都沒有。她躺下來睡覺的時候,心情非常沉重。不一會她好像覺得頭上的樹枝分開了,我們的上帝正在以溫柔的眼光凝望著她。許多許多小精靈,在上帝的頭上和臂下偷偷地向下窺看。 

當她早晨醒來的時候,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呢,還是真正看見了這些東西。 
她向前走了幾步,遇見一個老太婆提著一籃漿果。老太婆給了她幾個果子。艾麗莎問她有沒有看到11個王子騎著馬兒走過這片森林。 
「沒有,」老太婆說,「不過昨天我看到11隻戴著金冠的天鵝在附近的河裡游過去了。」 
她領著艾麗莎向前走了一段路,走上一個山坡。在這山坡的腳下有一條蜿蜒的小河。生長在兩岸的樹木,把長滿綠葉的長樹枝伸過去,彼此交叉起來。有些樹天生沒有辦法把枝子伸向對岸;在這種情形下,它們就讓樹根從土裡穿出來,以便伸到水面之上,與它們的枝葉交織在一起。 


艾麗莎對這老太婆說了一聲再會。然後就沿著河向前走,一直走到這條河流入廣闊的海口的那塊地方。 
現在這年輕女孩子面前展開來的是一個美麗的大海,可是海上卻見不到一起船帆,也見不到一隻船身。她怎樣再向前進呢?她望著海灘上那些數不盡的小石子:海水已經把它們洗圓了。玻璃鐵皮、石塊——所有躺到這兒來的東西,都給海水磨出了新的面貌——它們顯得比她細嫩的手還要柔和。 


水在不倦地流動,因此堅硬的東西也被它改變成為柔和的東西了。我也應該有這樣不倦的精神!多謝您的教訓,您——清亮的、流動的水波。我的心告訴我,有一天您會引導我見到我親愛的哥哥的。 


在浪濤上淌來的海草上有11根白色的天鵝羽毛。她拾起它們,紮成一束。它們上面還帶有水滴,究竟這是露珠呢,還是眼淚,誰也說不出來。海濱是孤寂的。但是她一點也不覺得,因為海時時刻刻地在變幻,比那些美麗的湖泊在一年中所起的變化還要多。當一大塊烏云飄過來的時候,那就好像海在說:「我也可以顯得很陰暗呢。」隨後風也吹起來了,浪也翻起了白花。不過當雲發出了霞光、風兒靜下來的時候,海看起來就像一起玫瑰的花瓣:它一忽兒變綠,一忽兒變白。但是不管它變得怎樣地安靜,海濱一帶還是有輕微的波動。海水這時在輕輕地向上升,像一個睡著了的嬰孩的胸脯。 


當太陽快要落下來的時候,艾麗莎看見11隻戴著金冠的野天鵝向著陸地飛行。它們一隻接著一隻地掠過去,看起來像一條長長的白色帶子。這時艾麗莎走上山坡,藏到一個灌木林的後邊去。天鵝們拍著它們白色的大翅膀,徐徐地在她的附近落了下來。 
太陽一落到水下面去了以後,這些天鵝的羽毛就馬上脫落了,變成了11位美貌的王子就是艾麗莎的哥哥們。她發出一聲驚叫。雖然他們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可是她知道這就是他們,一定是他們。所以她倒到他們的懷裡,喊出他們的名字。當他們看到、同時認出自己的小妹妹的時候,他們感到非常快樂。她現在長得那麼高大,那麼美麗。他們一會兒笑,一會兒哭。他們立刻知道了彼此的遭遇,知道了後母對他們是多麼不好。 


最大的哥哥說:「只要太陽還懸在天上,我們弟兄們就得變成野天鵝,不停地飛行。不過當它一落下去的時候,我們就恢複了人的原形。因此我們得時刻注意,在太陽落下去的時候,要找到一個立腳的處所。如果這時還向云層裡飛,我們一定會變成人墜落到深海裡去。我們並不住在這兒。在海的另一邊有一個跟這同樣美麗的國度。不過去那兒的路程是很遙遠的。我們得飛過這片汪洋大海,而且在我們的旅程中,沒有任何海島可以讓我們過夜;中途只有一塊礁石冒出水面。它的面積只夠我們幾個人緊緊地在上面擠在一起休息。當海浪湧起來的時候,泡沫就向我們身上打來。不過,我們應該感謝上帝給了我們這塊礁石,在它上面我們變成人來度過黑夜。要是沒有它,我們永遠也不能看見親愛的祖國了,因為我們飛行過去要花費一年中最長的兩天。」一年之中,我們只有一次可以拜訪父親的家。不過只能在那兒停留11天。我們可以在大森林的上空盤旋,從那裡望望宮殿,望望這塊我們所出生和父親所居住的地方,望望教堂的塔樓。這教堂裡埋葬著我們的母親。在這兒,灌木林和樹木就好像是我們的親屬;在這兒,野馬像我們兒時常見的一樣,在原野上奔跑;在這兒,燒炭人唱著古老的歌曲,我們兒時踏著它的調子跳舞;這兒是我們的祖國:有一種力量把我們吸引到這兒來;在這兒我們尋到了你,親愛的小妹妹!我們還可以在這兒居留兩天,以後就得橫飛過海,到那個美麗的國度裡去,然而那可不是我們的祖國。有什麼辦法把你帶去呢?我們既沒有大船,也沒有小舟。」我怎樣可以救你們呢?「妹妹問。 


他們差不多談了一整夜的話;他們只小睡了一兩個鍾頭。艾麗莎醒來了,因為她頭上響起一陣天鵝的拍翅聲。哥哥們又變了樣子。他們在繞著大圈子盤旋;最後就向遠方飛去。不過他們當中有一隻——那最年輕的一隻——掉隊了。他把頭藏在她的懷裡。她撫摸著他的白色的翅膀。他們整天偎在一起。黃昏的時候,其他的天鵝又都飛回來了。當太陽落下來以後,他們又恢複了原形。」明天我們就要從這兒飛走,大概整整一年的時間裡,我們不能夠回到這兒來。不過我們不能就這麼地離開你呀!你有勇氣跟我們一塊兒去麼?我們的手臂既有足夠的氣力抱著你走過森林,難道我們的翅膀就沒有足夠的氣力共同背著你越過大海麼?「是的,把我一同帶去吧,」艾麗莎說。 
他們花了一整夜工夫用柔軟的柳枝皮和堅韌的蘆葦織成了一個又大又結實的網子。艾麗莎在網裡躺著。當太陽升起來、她的哥哥又變成了野天鵝的時候,他們用嘴銜起這個網。於是他們帶著還在熟睡著的親愛的妹妹,高高地向云層裡飛去。陽光正射到她的臉上,因此就有一隻天鵝在她的上空飛,用他寬闊的翅膀來為她擋住太陽。 


當艾麗莎醒來的時候,他們已經離開陸地很遠了。她以為自己仍然在做著夢;在她看來,被托在海上高高地飛過天空,真是非常奇異。她身旁有一根結著美麗的熟漿果的枝條和一束甜味的草根。這是那個最小的哥哥為她采來並放在她身旁的。她感謝地向他微笑,因為她已經認出這就是他。他在她的頭上飛,用翅膀為她遮著太陽。 


他們飛得那麼高,他們第一次發現下面浮著一條船;它看起來就像浮在水上的一隻白色的海鷗。在他們的後面聳立著一大塊烏雲——這就是一座完整的山。艾麗莎在那上面看到她自己和11隻天鵝倒映下來的影子。他們飛行的行列是非常龐大的。這好像是一幅圖畫,比他們從前看到的任何東西還要美麗。可是太陽越升越高,在他們後面的雲塊也越離越遠了。那些浮動著的形象也消逝了。 


他們整天像呼嘯著的箭頭一樣,在空中向前飛。不過,因為他們得帶著妹妹同行,他們的速度比起平時來要低得多了。天氣變壞了,黃昏逼近了。艾麗莎懷著焦急的心情看到太陽徐徐地下沉,然而大海中那座孤獨的礁石至今還沒有在眼前出現。她似乎覺得這些天鵝現在正以更大的氣力來拍著翅膀。咳!他們飛不快,完全是因為她的緣故。在太陽落下去以後,他們就得恢複人的原形,掉到海裡淹死。這時她在心的深處向我們的主祈禱了一番,但是她還是看不見任何礁石。大塊烏云越逼越近,狂風預示著暴風雨就要到來。烏雲結成一起。洶湧的、帶有威脅性的狂濤在向前推進,像一大堆鉛塊。閃電掣動起來。 


現在太陽已經接近海岸線了。艾麗莎的心顫抖起來。這時天鵝就向下疾飛,飛得那麼快,她相信自己一定會墜落下來。不過他們馬上就穩住了。太陽已經有一半沉到水裡去。這時她才第一次看到她下面有一座小小的礁石——它看起來比冒出水面的海豹的頭大不了多少。太陽在很快地下沉,最後變得只有一顆星星那麼大了。這時她的腳就踏上堅實的陸地。太陽像紙燒過後的殘余的火星,一會兒就消逝了。她看到她的哥哥們手挽著手站在她的周圍,不過除了僅夠他們和她自己站著的空間以外,再也沒有多餘的地位了。海濤打著這塊礁石,像陣雨似的向他們襲來。天空不停地閃著燃燒的火焰,雷聲一陣接著一陣地在隆隆作響。可是兄妹們緊緊地手挽著手,同時唱起聖詩來,這使他們得到安慰和勇氣。 


在晨曦中,空氣是純潔和沉靜的。太陽一出來的時候,天鵝們就帶著艾
麗莎從這小島上起飛。海浪仍然很洶湧。不過當他們飛過高空以後,下邊白色的泡沫看起來就像浮在水上的無數的天鵝。 

太陽升得更高了,艾麗莎看到前面有一個多山的國度,浮在空中。那些山上蓋著發光的冰層;在這地方的中間聳立著一個有兩三裡路長的宮殿,裡面豎著一排一排的莊嚴的圓柱。在這下面展開一片起伏不平的棕櫚樹林和許多像水車輪那麼大的鮮豔的花朵。她問這是不是她所要去的那個國度。但是天鵝們都搖著頭,因為她看到的只不過是仙女莫爾甘娜(注:①這是關於國王亞瑟一系列傳說中的一個仙女。據說她能在空中變出海市蜃樓(MorganasSkyslot)。)的華麗的、永遠變幻的雲中宮殿罷了,他們不敢把凡人帶進裡面去。艾麗莎凝視著它。忽然間,山岳、森林和宮殿都一起消逝了,而代替它們的是20所壯麗的教堂。它們全都是一個樣子:高塔,尖頂窗子。她在幻想中以為聽到了教堂風琴的聲音,事實上她所聽到的是海的呼嘯。 


她現在快要飛進這些教堂,但是它們都變成了一行帆船,浮在她的下面。她向下面望。那原來不過是漂在水上的一層海霧。的確,這是一連串的、無窮盡的變幻,她不得不看。但是現在她已看到她所要去的那個真正的國度。這兒有壯麗的青山、杉木林、城市和王宮。在太陽還沒有落下去以前,她早已落到一個大山洞的前面了。洞口生滿了細嫩的、綠色的蔓藤植物,看起來很像錦繡的地毯。」我們要看看你今晚會在這兒做些什麼夢!「她最小的哥哥說,同時把她的臥室指給她看。「我希望夢見怎樣才能把你們解救出來!」她說。 


她的心中一直鮮明地存在著這樣的想法,這使她熱忱地向上帝祈禱,請求他幫助。是的,就是在夢裡,她也在不斷地祈禱。於是她覺得自己好像已經高高地飛到空中去了,飛到莫爾甘娜的那座雲中宮殿裡去了。這位仙女來迎接她。她是非常美麗的,全身射出光輝。雖然如此,但她卻很像那個老太婆——那個老太婆曾經在森林中給她吃漿果,並且告訴她那些頭戴金冠的天鵝的行蹤。「你的哥哥們可以得救的!」她說,「不過你有勇氣和毅力麼?海水比你細嫩的手要柔和得多,可是它能把生硬的石頭改變成別的形狀。不過它沒有痛的感覺,而你的手指卻會感到痛的。它沒有一顆心,因此它不會感到你所忍受的那種苦惱和痛楚。請看我手中這些有刺的荨麻!在你睡覺的那個洞子的周圍,就長著許多這樣的荨麻。只有它,那些生在教堂墓地裡的荨麻,才能發生效力。請你記住這一點。你得採集它們,雖然它們可以把你的手燒得起泡。你得用腳把這些荨麻踩碎,於是你就可以得出麻來。你可以把它搓成線,織出11件長袖的披甲來。你把它們披到那11隻野天鵝的身上,那麼他們身上的魔力就可以解除。不過要記住,從你開始工作的那個時刻起,一直到你完成的時候止,即使這全部工作需要一年的光陰,你也不可以說一句話。你說出一個字,就會像一把鋒利的短劍刺進你哥哥的心脯。他們的生命是懸在你的舌尖上的。請記住這一點。」
於是仙女讓她把荨麻摸了一下。它像燃燒著的火。艾麗莎一接觸到它就醒轉來了。天已經大亮。緊貼著她睡覺的這塊地方就有一根荨麻——它跟她在夢中所見的是一樣的。她跪在地上,感謝我們的主。隨後她就走出了洞,開始工作。 


她用她柔嫩的手拿著這些可怕的荨麻。這植物是像火一樣地刺人。她的手上和臂上燒出了許多泡來。不過只要能救出親愛的哥哥,她忍受這些苦痛。於是她赤著腳把每一根荨麻踏碎,開始編織從中取出的、綠色的麻。 


當太陽下沉以後,她的哥哥們都回來了。他們看到她一句話也不講,就非常驚恐起來。他們相信這又是他們惡毒的後母在耍什麼新的妖術。不過,他們一看到她的手,就知道她是在為他們而受難。那個最年輕的哥哥這時就不禁哭起來。他的淚珠滴到的地方,她就不感到痛楚,連那些灼熱的水泡也不見了。 


她整夜在工作著,因為在親愛的哥哥得救以前,她是不會休息的。第二天一整天,當天鵝飛走了以後,她一個人孤獨地坐著,但是時間從來沒有過得像現在這樣快。一件披甲織完了,她馬上又開始織第二件。 


這時山間響起了一陣打獵的號角聲。她害怕起來。聲音越來越近。她聽到獵狗的叫聲,她驚慌地躲進洞子裡去。她把她採集到的和梳理好的荨麻紮成一小捆,自己在那上面坐著。 


在這同時,一隻很大的獵狗從灌木林裡跳出來了;接著第二隻、第三隻也跳出來了。它們狂吠著,跑轉去,又跑了回來。不到幾分鍾的光景,獵人都到洞口來了;他們之中最好看的一位就是這個國家的國王。他向艾麗莎走來。他從來沒有看到過比她更美麗的姑娘。「你怎樣到這地方來了呢,可愛的孩子?」他問。 


艾麗莎搖著頭。她不敢講話——因為這會影響到她哥哥們的得救和生命。她把她的手藏到圍裙下面,使國王看不見她所忍受的痛苦。「跟我一塊兒來吧!」他說。「你不能老在這兒。假如你的善良能比得上你的美貌,我將使你穿起絲綢和天鵝絨的衣服,在你頭上戴起金制的王冠,把我最華貴的宮殿送給你作為你的家。」


於是他把她扶到馬上。她哭起來,同時痛苦地扭著雙手。可是國王說:「我只是希望你得到幸福,有一天你會感謝我的。」
這樣他就在山間騎著馬走了。他讓她坐在他的前面,其餘的獵人都在他們後面跟著。 


當太陽落下去的時候,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座美麗的、有許多教堂和圓頂的都城。國王把她領進宮殿裡去,這兒巨大的噴泉在高闊的、大理石砌的廳堂裡噴出泉水,這兒所有的牆壁和天花板上都繪著輝煌的壁畫。但是她沒有心情看這些東西。她流著眼淚,感到悲哀。她讓宮女們隨意地在她身上穿上宮廷的衣服,在她的發裡插上一些珍珠,在她起了泡的手上戴上精致的手套。 


她站在那兒,盛裝華服,美麗得眩人的眼睛。整個宮廷的人在她面前都深深地彎下腰來。國王把她選為自己的新娘,雖然大主教一直在搖頭,低聲私語,說這位美麗的林中姑娘是一個巫婆,蒙住了大家的眼睛,迷住了國王的心。 


可是國王不理這些謠傳。他叫把音樂奏起來,把最華貴的酒席擺出來;他叫最美麗的宮女們在她的周圍跳起舞來。艾麗莎被領著走過芬芳的花園,到華麗的大廳裡去;可是她嘴唇上沒有露出一絲笑容,眼睛裡沒有發出一點光彩。它們是悲愁的化身。現在國王推開旁邊一間臥室的門,這就是她睡覺的地方。房間裡裝飾著貴重的綠色花氈,形狀跟她住過的那個洞子完全一樣。她抽出的那一捆荨麻仍舊擱在地上,天花板下面懸著她已經織好了的那件披甲。這些東西是那些獵人作為稀奇的物件帶回來的。「你在這兒可以從夢中回到你的老家去」,國王說。「這是你在那兒忙著做的工作。現在住在這華麗的環境裡,你可以回憶一下那段過去的日子,作為消遣吧。」


當艾麗莎看到這些心愛的物件的時候,她嘴上飄出一絲微笑,同時一陣紅暈回到臉上來。她想起了她要解救她的哥哥,於是吻了一下國王的手。他把她抱得貼近他的心,同時命令所有的教堂敲起鍾來,宣布他舉行婚禮。這位來自森林的美麗的啞姑娘,現在成了這個國家的王后。 
大主教在國王的耳邊偷偷地講了許多壞話,不過這些話並沒有打動國王的心。婚禮終於舉行了。大主教必須親自把王冠戴到她的頭上。他以惡毒藐視的心情把這個狹窄的帽箍緊緊地按到她的額上,使她感到痛楚。不過她的心上還有一個更重的箍子,她為哥哥們而起的悲愁。肉體上的痛苦她完全感覺不到。她的嘴是不說話的,因為她說出一個字就可以使她的哥哥們喪失生命。不過,對於這位和善的、美貌的、想盡一切方法要使她快樂的國王,她的眼睛露出一種深沉的愛情。她全心全意地愛他,而且這愛情是一天一天地在增長。啊,她多麼希望能夠信任他,能夠把自己的痛苦全部告訴他啊!然而她必須沉默,在沉默中完成她的工作。因此夜裡她就偷偷地從他的身邊走開,走到那間裝飾得像洞子的小屋子裡去,一件一件地織著披甲。不過當她織到第七件的時候,她的麻用完了。 


她知道教堂的墓地裡生長著她所需要的荨麻。不過她得親自去採摘。可是她怎樣能夠走到那兒去呢?「啊,比起我心裡所要忍受的痛苦來,我手上的一點痛楚又算得什麼呢?」她想。「我得去冒一下險!我們的主不會不幫助我的。」 


她懷著恐懼的心情,好像正在計劃做一樁罪惡的事兒似的,偷偷地在這月明的夜裡走到花園裡去。她走過長長的林蔭夾道,穿過無人的街路,一直到教堂的墓地裡去。她看到一群吸血鬼,圍成一個小圈,坐在一塊寬大的墓石上。這些奇醜的怪物脫掉了破爛衣服,好像要去洗澡似的。他們把又長又細的手指挖掘新埋的墳,拖出屍體,然後吃掉這些人肉。艾麗莎不得不緊緊地走過他們的身旁。他們用可怕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她。但是她念著禱告,採集著那些刺手的荨麻。最後她把它帶回到宮裡去。 


只有一個人看見了她——那位大主教。當別人正在睡覺的時候,他卻起來了。他所猜想的事情現在完全得到了證實:這位王后並不是一個真正的王后,她是一個巫婆,因此她迷住了國王和全國的人民。 


他在懺悔室裡把他所看到的和疑慮的事情都告訴了國王。當這些苛刻的字句從他的舌尖上流露出來的時候,眾神的雕像都搖起頭來,好像想要說:「事實完全不是這樣!艾麗莎是沒有罪的!」不過大主教對這作了另一種解釋——他認為神仙們看到過她犯罪,因此對她的罪孽搖頭。這時兩行沉重的眼淚沿著國王的雙頰流下來了。他懷著一顆疑慮的心回到家裡去。他在夜裡假裝睡著了,可是他的雙眼一點睡意也沒有。他看到艾麗莎怎樣爬起來。她每天晚上都這樣作;每一次他總是在後面跟著她,看見她怎樣走到她那個單獨的小房間裡不見了。 


他的面孔顯得一天比一天陰暗起來。艾麗莎注意到這情形,可是她不懂得其中的道理。但這使她不安起來,而同時她心中還要為她的哥哥忍受著痛苦!她的眼淚滴到她王后的天鵝絨和紫色的衣服上面。這些淚珠停在那兒像發亮的鑽石。凡是看到這種豪華富貴的情形的人,也一定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王后。在此期間,她的工作差不多快要完成,只缺一件披甲要織。可是她再也沒有麻了——連一根荨麻也沒有。因此她得到教堂的墓地裡最後去一趟,再去採幾把荨麻來。她一想起這孤寂的路途和那些可怕的吸血鬼,就不禁害怕起來。可是她的意志是堅定的,正如她對我們的上帝的信任一樣。 


艾麗莎去了,但是國王和大主教卻跟在她後面。他們看到她穿過鐵格子門到教堂的墓地裡不見了。當他們走近時,墓石上正坐著那群吸血鬼,樣子跟艾麗莎所看見過的完全一樣。國王馬上就把身子掉過去,因為他認為她也是他們中間的一員。這天晚上,她還把頭在他的懷裡躺過。「讓眾人來裁判她吧!」他說。 
眾人裁判了她:應該用通紅的火把她燒死。 


人們把她從那華麗的深宮大殿帶到一個陰濕的地窖裡去,這兒風從格子窗呼呼地吹進來。人們不再讓她穿起天鵝絨和絲制的衣服,卻給她一捆她自己採集來的荨麻。她可以把頭枕在這荨麻上面,把她親手織的、粗硬的披甲當做被蓋。不過再也沒有什麼別的東西比這更能使她喜愛的了。她繼續工作著,同時向上帝祈禱。在外面,街上的孩子們唱著譏笑她的歌曲。沒有任何人說一句好話來安慰她。 


在黃昏的時候,有一隻天鵝的拍翅聲在格子窗外響起來了,這就是她最小的一位哥哥,他現在找到了他的妹妹。她快樂得不禁高聲地嗚咽起來,雖然她知道快要到來的這一晚可能就是她所能活過的最後一晚。但是她的工作也只差一點就快要全部完成了,而且她的哥哥們也已經到場。 


現在大主教也來了,和她一起度過這最後的時刻,因為他答應過國王要這麼辦。不過她搖著頭,用眼光和表情來請求他離去,因為在這最後的一晚,她必須完成她的工作,否則她全部的努力,她的一切,她的眼淚,她的痛苦,她的失眠之夜,都會變成徒勞。大主教對她說了些惡意的話,終於離去了。不過可憐的艾麗莎知道自己是無罪的。她繼續做她的工作。 


小老鼠在地上忙來忙去,把荨麻拖到她的腳跟前來,多少幫助她做點事情。畫眉鳥棲在窗子的鐵欄杆上,整夜對她唱出它最好聽的歌,使她不要失掉勇氣。 


天還沒有大亮。太陽還有一個鍾頭才出來。這時,她的11位哥哥站在皇宮的門口,要求進去朝見國王。人們回答他們說,這事不能照辦,因為現在還是夜間,國王正在睡覺,不能把他叫醒。他們懇求著,他們威脅著,最後警衛來了,是的,連國王也親自走出來了。他問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時候太陽出來了,那些兄弟們忽然都不見了,只剩下11隻白天鵝,在王宮上空盤旋。 


所有的市民像潮水似地從城門口向外奔去,要看看這個巫婆被火燒死。一起又老又瘦的馬拖著一輛囚車,她就坐在裡面。人們已經給她穿上了一件粗布的喪服。她可愛的頭髮在她美麗的頭上蓬松地飄著;她的兩頰像死一樣的沒有血色;嘴唇在微微地顫動,手指在忙著編織綠色的荨麻。她就是在死亡的路途上也不中斷她已經開始了的工作。她的腳旁放著10件披甲,現在她正在完成第11件。眾人都在笑罵她。「瞧這個巫婆吧!瞧她又在喃喃地念什麼東西!她手中並沒有《聖詩集》;不,她還在忙著弄她那可憎的妖物——把它從她手中奪過來,撕成1000塊碎片吧!」 


大家都向她擁過去,要把她手中的東西撕成碎片。這時有11隻白天鵝飛來了,落到車上,圍著她站著,拍著寬大的翅膀。眾人於是驚恐地退到兩邊。「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一個信號!她一定是無罪的!」許多人互相私語著,但是他們不敢大聲地說出來。 
這時劊子手緊緊地抓住她的手。她急忙把這11件衣服拋向天鵝,馬上11個美麗的王子就出現了,可是最年幼的那位王子還留著一隻天鵝的翅膀作為手臂,因為他的那件披甲還缺少一隻袖子——她還沒有完全織好。「現在我可以開口講話了!她說。「我是無罪的!」 
眾人看見這件事情,就不禁在她面前彎下腰來,好像是在一位聖徒面前一樣。可是她倒到她哥哥們的懷裡,失掉了知覺,因為激動、焦慮、痛楚都一起湧到她心上來了。 


「是的,她是無罪的,」最年長的那個哥哥說。 
他現在把一切經過情形都講出來了。當他說話的時候,有一陣香氣在徐徐地散發開來,好像有幾百朵玫瑰花正在開放,因為柴火堆上的每根木頭已經生出了根,冒出了枝子,現在豎在這兒的是一道香氣撲鼻的籬笆,又高又大,長滿了紅色的玫瑰。在這上面,一朵又白又亮的鮮花,射出光輝,像一顆星星。國王摘下這朵花,把它插在艾麗莎的胸前。她醒過來,心中有一種和平與幸福的感覺。 
所有教堂的鍾都自動地響起來了,鳥兒成群結隊地飛來。回到宮裡去的這個新婚的行列,的確是從前任何王國都沒有看到過的。 


(1838年) 


這個故事發表於1838年,情節非常動人,來源於丹麥的一個民間故事,但安徒生卻加進了新的主題思想,即善與惡的斗爭,主要人物是艾麗莎。艾麗莎是個柔弱的女子,但她要以她的決心和毅力來戰勝比她強大得多、有權有勢的王后和主教,救出她被王后的魔法變成了天鵝的那11位哥哥。她忍受荨麻的刺痛、環境的惡劣和有權勢的主教對她的誣陷,爭取織成那11件長袖披甲,使她的哥哥們恢複人形。她承受了肉體上的折磨,但精神上的壓力卻更難當:「她的嘴是不說話的,因為她說出一個字就可以使她的哥哥們喪失生命。」正因為如此,她只好忍受人們把她當作巫婆和把她燒死的懲罰,而不能辯護,雖然她“知道自己是無罪的。」她的善良甚至感動了小耗子,它們幫助為她收集荨麻;畫眉鳥也“棲在窗子的鐵欄杆上,整夜對她唱出最好聽的歌,使她不要失掉勇氣。」她坐上囚車,穿上喪服,正在走向“死亡的路途上也不中斷她已經開始了的工作。」在最後一分鍾她的工作終於接近完成,她的11個哥哥也即時到來。他們穿上她織好的披甲,恢複了人形。這時她可以講話了。她說出了真情,取得了群眾的理解,同時也擊敗了有權有勢的人對她的誹謗,最後她贏得了幸福。她終於成了勝利者。

文字編修/Sunny Weng



瀏覽人數 : 20
分享人
Mio Chu
4
故事達人